吾辈

太阳升起来了,把黑暗留在后面,但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占有(黑化有虐,不喜慎入

◆现世

◆鬼灯视角

◆虐虐虐

◆单发完结


白泽,我的白泽。

那天,我第一次看到你,似乎是本能的,视线落到你身上,久久的不想移开。

白泽,你真美,美到我想得到你,只有我。

白色很适合你,那是真正的白色,在遇到你之前,我的世界一直都是灰色的,你的到来,让我看到了光芒。

你家就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我每天都会看着你,看着你进进出出,看着你有时喝醉了回家,有时也会看到你在门口和女孩子调笑。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想:你是我的,早晚的事。

每天每天,我们见了面就吵,似乎可以从早吵到晚,你可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你,多么爱你,这就是我的爱啊,你见我这么爱过谁?只有你,白泽,我的白泽。

白泽,那天你喝醉了,倒在自己家门口,我把你扶回家,你在我的面前,是那么的没有防备,如同软绵绵的小兽,倒在我的怀里。

我吻了你,很轻很轻,你的唇很软很甜,像棉花糖一样,让我想一口咬下来。

但最后我还是忍住了,没关系,会有机会的,你是我的,肯定的。

第二天,你醒来大吃一惊,最后脸通红的离开了我家。那时我就知道,你已经快是我的了。

于是,我就伺机而动起来。

你到红灯区喝酒,我就“无意”路过,狠狠的揍你一顿。你勾搭女孩子,我就“正巧”出现,把你拉到我的领地下……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你天天“恶鬼恶鬼”的叫着我,我也天天“白猪白猪”的喊着你,就这样。反正你早晚是我的,不用着急,温水煮青蛙什么的,反正结局已经定了。终于有一天……

你在红灯区喝醉了,有几个人缓缓向你围过来,我不知道他们想干嘛,但是我无法忍受他们那恶心的目光在你身上扫荡。于是,我直接冲进去抱起你就走,那些人没有跟上来,你却迷迷糊糊的醒了。

你用力推着我,大声又迷糊的问我干嘛,我一路压着火气,一到家,我就把你扔到床上。你吓了一跳,我直接把你压在了身下,你酒还没完全醒,就这么疑惑的看着我。

我喜欢你。我当时直接这么说,你只能是我的。

无论你怎么求饶,我都不放开你,我吻去你的泪水,更加疯狂的撕咬这你白皙的身体。你雪白的皮肤染上粉嫩的颜色,如同桃花一般,我摸索着你答锁骨,留下我的印记,证明着,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完事后,你很快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我抱起你去清洗了一下,回到床上,我看着你无害的睡颜。

红色的流苏耳坠很适合你,衬着你洁白的皮肤。

第二天,你醒来理所当然的是吃惊,许久没有吱声,我就这么看着你,等你反应。

终于你反应过来了,你看上去也不是没记得昨晚上的事,脸通红的转了过去。

我喜欢你。我又这么说道,那你喜欢我吗?

许久,你都没有答复,终于,一生微乎其微的“嗯”传入我的耳朵。

我很高兴,我感到我从未如此高兴过。终于,你是我的了,只是我的了。

是什么时候,一切开始变的呢?

是不是有一天你给我送便当的时候看到了我所谓的“工作”?是不是因为我杀了你所有在我们确立关系后勾搭的人?所以,你开始讨厌我。

你哭了,说这不是你想要的,对不起。

白泽,怎么了?你在干嘛?

为什么不理我了,为什么饭只做了我的份,为什么你在收拾东西,为什么拖着旅行箱?

你要去哪?你是我的,不许走!我是如此说道。

白泽,白泽,你居然不理会我的问题,什么时候,你想要离开,离开我的身边。

不会让你走的,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从此,混无天日的房间里,多了一个我最爱的人。

白泽,白泽,你这下再也逃不掉了。

弄瞎你的眼睛,让你没办法看别人在别人身上留恋;弄坏你的声带,让你没办法再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到头了;挑断你的手筋脚筋,让你没法再推开我逃离我。

从此,你是我的了,永远永远。

这里不会有人找到,没关系,我会照顾你,反正我杀几个人就可以挣到很多钱,养活你我绰绰有余。

白泽,我给你煮了汤,我虽然还不太会做饭,不过我会很努力的。

对了,你看不见了,手脚也动不了了,没关系,我喂你。

把新鲜的汤吹上两口,承上一勺,轻轻放到你嘴边。来,张嘴。

为什么,为什么不喝?不行啊,不好好吃饭的话,身体不行啊。

我掰过你的脸,撬开你的牙齿,把汤送进去。你还是不好好吃饭,我只能强迫着你吞下饭菜,整个过程你不会说一句话,也说不了。

就这样一天天,我抽出全部空闲陪你,给你讲讲有意思的事,讲讲今天的新鲜事。

白泽,白泽,你怎么哭了,难道眼睛还会疼吗?

完全灰暗了的眼睛,已经完全愈合了,除了视觉。

为什么哭了?难道是昨晚做的时候伤到你了吗?

你哭得很凶,可是没有任何声音,只是张了张嘴,不知道是想要说什么。我细心的帮你把眼泪擦去,可是又立刻流了下来,源源不断的。

我把热毛巾拧干放到你的眼睛上,眼泪被毛巾吸收,过了好一会,你终于不哭了,睡着了,眼睛红红肿肿的,闭着的。

白泽,白泽,我的白泽。你是我的,以后都是了。

白泽,你什么时候这么爱哭了?

每天你都哭,哭的时候不会有声音,也没法有声音,就是哭着,直到精疲力竭为止。

为了让你开心,我每天都将笑话给你听。这我着实不擅长,都要翻遍很多书。不止笑话,还有还很多外面的趣事,以及我身边发生的事。

可是,白泽,你为什么不笑?

白泽,以前的你多么爱笑,笑起来是多么美,多么温柔,为什么现在你不笑了?果然是我讲的笑话不好听吗?

一次,我仍在给他讲我身边的事,说着:白泽,我的白泽,你是我的,我爱你,永远不要离开我。

他哭了,又哭了。

我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我拥有了他的身体,却已经拥有不了他的心。

白泽,白泽,你就这么想逃吗?那就让你再也逃不掉吧,连心一起。

我慢慢解开他的扣子,抚摸着他白皙的胸口,感受着他的呼吸与心跳。

又瘦了。

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心脏的位置,他却一动不动,呆呆的躺着,已经习惯了吗?毕竟经常这样。

但是,这次不同了。

白泽,我的白泽,你即将是完全是我的了。

突然他开始奋力的挣扎,我早有准备的压住他都胸口,继续用匕首刺入他的身体。

眼泪疯狂的从他眼中流出,他张大嘴,却无法尖叫。

没事的,很快就好。我这么对他说道,眼泪却也快掉了出来。

我是干这一行的,杀过那么多人都没有这次的惊悚,我感到自己的手都在颤抖,无法控制。

快点,快点,快点结束白泽的痛苦吧,只要过了这会就行了。

白泽依然在拼命挣扎,四肢无法行动,只有身体可以摆动,我压住他的胸口,继续着手里的动作。他的眼睛睁大,眼泪根本无法克制的往外落,疼痛刺激着他的神经,已经接近崩溃。

终于,白泽不再拼命挣扎,动作很快弱了下来,眼睛轻轻磕上,同时流下了最后的一滴眼泪。

他再也不会哭了。

我也喘着粗气,感觉从来没这么累过。我满身都是白泽的血,狼狈不堪。

我的手依然在颤抖,沾满了血的匕首掉在地上,把我吓醒,面前,白泽洁白的衣衫和皮肤上绽开血红,我也在惊恐中送了一口气。

现在白泽只能属于我一个人了。

我举起颤抖的双手 ,捧起一直被我握在手里的物体

——白泽的心脏。

我的手终于冷静了下来,把那颗温热的心脏抱在手里,希望这温度温暖自己冰冷的双手。

白泽,白泽……

我舔吻着白泽心脏上的血迹,久久留恋。

我的爱人……

我的白泽。


写完已经是午夜了,可惜没那么困。

第一次虐虐,可能没那么好,算了,也就这水平。


评论(5)
热度(27)
© 吾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