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辈

太阳升起来了,把黑暗留在后面,但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鬼白]网购有奇缘(4)

呵呵哒,好高兴,考完试了,已经在疯了。


◆加加知(鬼灯)×白泽宠物(唉唉?!

◆现实ing


一晚上,白泽睡的其实不错,唯一的极度不满就是自己是在沙发上睡在加加知买的猫窝里。

伸个懒腰,白泽从窝里爬出来,加加知见状赶紧收起正在拍照的手机,装作路过状。

白泽也没太在意,迷迷糊糊的走下沙发,往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在加加知惊奇的视线下,白泽擦了把脸,到了马桶边,拉上门……

今天天气真好都出现幻觉了。

加加知世界观刷新×2

“哈——”虽然已经擦了把脸,但白泽还是有些迷糊,打了个哈欠,白泽用蹄子拍了拍自己的脸,看到这一幕加加知差点没忍住掏手机。

没想到偶蹄类的脸还是软绵绵的。

“嗯,咋了?”白泽注意到灼热的视线,问道。

加加知看了一下表,又看了看白泽,又看了看日程表。

“今天刚好有空,带你去吧。”

“啊?”


“不不不!我死也不去!!”白泽死死巴在门上,任由加加知拖拉拽。

“没事的,快进来,我们要赶时间。”加加知抖了一下手里的猫包,意识他赶紧进去。

“我才不进去呢!又不是猫。”

“没事的,里面还很舒服的。”

“重点不在这,为毛我要去看兽医啊!”开玩笑,他不想被当作非生物研究。(唉,怎么感觉那里不对?

“没事,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什么品种需要吃什么要怎么养需不需要打针,而已。”

“我是神兽白泽吃的和你一样就这么养不需要打针,可以了吗?!”

“……我更相信科学说话。”强行拽着白泽把他放进猫包,不顾他的挣扎就往门口走。“没事的,那个兽医我认识,他是一个很好的人,不会在意的。到时你再说话就真的要被带走了。”

谁会不在意啊?!!!


十五分钟后

“wow……”

“怎么了?”

“没事,很惊奇罢了,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奇特的生物。伙计,你发达了,发现了新物种。”兽医拍了拍加加知的肩膀,眼睛却盯着眼前这团毛球。

“网购来的。”加加知说道,心想,我用钱买的。

某兽医决定不说话了,同时有这个决心的还有某只神兽。

“那么,怎么样?”加加知问道。

兽医把白泽翻了个遍,中途挨了白泽三蹄子,最后说道:“不能给他打针,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乱打针可能会有危险。不过是偶蹄类,可能是吃草的……”

话音未落,他们看见了正在扒拉着兽医饼干吃的白泽。

俩人一致沉默几秒,兽医表示自己世界观都刷新了,自己的生平所学到底干什么吃了。

加加知默默把白泽收进包里,道了声“抱歉,打扰了”就要走,刚到门口又转过头来,“请帮我保密。”

兽医深深感到,这不是请求,是威胁。加加知离开时身后都有着“你诺是多嘴就拔了你的舌头”等危险气场。

心好累。兽医欲哭无泪。


“我们去哪?”白泽趁着周围没人赶紧问道。这明显不是回家的路。

“就逛逛。”

“哦。”

见他不愿意在多说什么,白泽感觉问下去也没意思,就老老实实的趴在里面。

白泽感觉加加知似乎停下了,便把脑袋搁在小“窗口”上往外看。

兔子……这家伙原来是在看这个吗?还真的很喜欢毛绒物啊。

“喂,喜欢就买只啊。”白泽隔着包戳了戳加加知的大腿。

这一次加加知居然立刻从命买了两只白色的小兔子,一块放进了猫包里和白泽挤一块。

白泽无奈的看着自己左蹄一只,右蹄一只的小白兔,兔子也看着他动着鼻子,二者无比违和。

看到这一幕加加知感觉世界都美好了。

“喂,也给我买个啊。”

白泽看着加加知正在买章鱼丸子,便聒噪着自己也要。

“偶蹄类也可以吃章鱼丸子?”

“当然啦,我又不是猫。”

加加知没理他,发现钱包在另一个口袋里,便把猫包放下掏钱。等他刚想结果包装盒的时候,一阵劲风从他耳边扫过,一个青年抓起他的包就跑,速度让人怀疑他是不是长跑冠军。

“喂!”加加知赶紧追上,即使路边有人大喊“拦住他,他是偷包的”也没有人能拦住那个青年。

可恶!

道路上看热闹的人居然越来越多,不断挡住加加知的去路,加加知也只能看着青年离自己的距离渐渐拉开,可是他却没什么办法。


青年从大街上一路跑到一个废弃仓库,里面有着两三个一看就很杀马特的社会青年。

“哎呦~还带了猎物回来啊,让姐瞧瞧有啥好东西。”一个穿着暴露皮衣,染了大红发,左胸还纹着骷髅头的女人踩着大红高跟鞋凑上来。

研究了半天,红发女人狠狠敲了一下那青年的脑袋,骂道:“你蠢啊,这是装猫的包,没钱的!”

“猫也许还能卖不少呢,大不了几块钱……”

白泽内心:老子可是神兽,身价很高的!(加加知花了25人民币)

“先看看是什么吧。”

说着就有人拉开包,白泽心大叫不好。

过了一会,没有什么出来,有人踢了一下包,出来了一只兔子。

“唉?”

有人把手伸进来,白泽对兔子说了声对不住了,把兔子推了过去。

“唉?”只有兔子吗?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把包领起来一抖,一团白毛掉了出来。

“唉?!”

众人彻底惊呆了。

白泽努力把头埋起来,努力装作一个普通的毛球员,可是有人把自己提了起来。

“……羊?”

你妹。白泽内心。

“怎么会是羊?”

“羊有什么用,卖了吧。”

“干脆我们自己烤了算了。”

不要啊!!我虽然看上去毛茸茸的但其实也只有毛,没有多少肉的!!!

砰!

大门被狠狠踹开,一个酷似地狱鬼神的影子出现在门口,白泽第一次觉得加加知如此伟大。

“请把我的东西还我。”

接下来是长达二十分钟的谈判,要挟者要求加加知用钱把白泽买回去,结果被加加知已“他根本不值钱怎么买”的理由拒绝了。最后,每个人都挨了加加知结结实实的一拳。

在白泽莫名同情的目光下,加加知替他们打了急救。打完电话后,加加知直接走人,提着白泽和兔子就走了。

“喂,你……你流血了!”白泽忽然见到加加知左边的额角有着一丝血迹。

“不碍事。”加加知随手用手背擦去,仿佛再说别人的事一样。

“又流下来了,快去医院。”

刚刚擦去的血迹又流了下来,白泽不老实的在包里乱动。

“老实点,不然只要兔子不要你。”

“好像谁求你一样!谁管你啊!”白泽气呼呼的把头一扭。

过来许久,白泽听见雨水打在包上的声音。

“下雨了吗?”

“嗯。”

“快找个地方躲雨啊。”

“不用,快到家了。”

没一会雨就下大了,但是加加知却没有避雨的意思。

“喂,快点躲雨啊。”

“闭嘴。”

“你这人,好好提醒你还这种态度!”

雨像是猛兽一般撕咬着城市,然后伤口被灌进冰冷的水,冻住了。

“呼——”

一到家,加加知就放下包,走进来浴室。白泽挣扎着从里面出来,听见里面哗哗的水声,心里不知道该不该嘲笑。一开始就躲起来不就好了。

打发了无聊的晚饭时间,加加知早早就上床了,也许是有些累的关系,今晚上谁也没有多说话。

半夜,白泽感觉有些冷,于是迷糊间起身去找毛毯,来到了加加知的房间。

这家伙,真的连睡觉都皱着眉毛啊。

想着,白泽伸出蹄子去点加加知的眉头,结果放上去才发现不对劲。白泽又把自己的额头贴在加加知头上,过了一会闪开,果然,和他想的一样,发烧了。

怎么办,这么晚了,还有谁在啊?

白泽趴在加加知床边,犹豫了许久,似乎是没了办法。

算了,就损失一次,别忘了是我救了你啊。


好无聊,好想出去疯,可是木有朋友

(T_T)


评论(2)
热度(18)
© 吾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