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辈

太阳升起来了,把黑暗留在后面,但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鬼白]今天父亲节,管你什么事

哈哈哈,今天父亲节哦~结果一时兴起码了这字,望可以来看看,祝父亲节快乐嘛~

◆鬼灯×白泽

◇彼世ing

◆有关父亲节的脑残梗

◇两人已交往模式

“桃太郎~”

“怎么了,小白?”

桃太郎放下装桃子的篮筐,蹲下身去抚小白的毛。

“今天是父亲节!”

“父亲节可和我们没半毛钱关系……”

“不是啊,”小白摇了摇尾巴,“是夜叉一前辈,他的孩子想送礼物给他,于是来问我送什么好。可我也不知道,于是就来问桃太郎。”

“礼物啊……”桃太郎寻思了一会。父亲节,自己还真的不知道应该送什么,转念一想比较常送礼物的人……桃太郎瞬间想到了自己的上司。

问这种人没问题吗?!

但还是问了。

“父亲节礼物啊……这个我不知道,如果是可爱妹子的话可以来问我哦~”白泽毫不留意到说道,原本水灵的桃花眼一眯,透出了一股狡猾的狐狸劲。

原本是个大好皮相,怎么就这么浪费的感觉一定不是我的错觉,嗯!

“话说小白去问鬼灯大人了,不知道鬼灯大人会怎么说……”

白泽脸上瞬间就变了样,别过身去掩盖脸上其他的异样。“那个恶鬼啊,他能有什么好办法。他送的礼物都是死尸玩具,再好点就只有金鱼草了。”

是啊,鬼灯大人送的金鱼草您现在还偷偷养着呢。(鬼灯约白泽出门时送的。)

“那种基因变异物种怎么会有人喜欢。”

紧跟其后的不就是猫好好吗!

“真是不明白那个恶鬼啊。”

鬼灯大人也是这么想到吧。

桃太郎看了一眼不成器的上司,继续把注意力放到眼前的药锅上。心想到:

鬼灯大人也真厉害,居然忍受了这样的恋人,不知道已经在花街抓包了几次了,也只有几天效果,白泽大人真是的。

此时,阎魔殿。

“父亲节,礼物?”

“是的,鬼灯大人有什么推荐吗?”小白纯真烂漫的星星眼。

鬼灯放下笔,想了几秒,推荐物如下:

1、金鱼草

2、掉头人偶礼盒

3、研磨过亡者的磨盘

4、会发出哀嚎的人头木雕

……

等等让人冷汗的物品。

“那个,鬼灯君啊,有人送你这些东西的话你会高兴吗?”阎魔擦了把汗,终于知道该说什么了。

鬼灯一回头,阎魔吓了一跳,又是一瞪,阎魔抖了三下。

“当然应该高兴了,居然有人这么了解自己的心意!”

柱子后的女生立刻写下笔记。

阎魔极度无语了几秒,组织回语言功能:“话说白泽君的话,会怎么选呢?听说他经常送礼物的。”

咔!

鬼灯一脸阴气的把断掉的金鱼草笔扔到,恶声恶气道:“那只满脑子都是棉花垃圾的偶蹄类淫兽,能有什么好想法,也只会情人节时送女孩子巧克力罢了。”居然没我的份!

阎魔大王表示很无奈,都是恋人了,就不能和谐点吗?

“居然会想到送猫好好给别人,那种诅咒生物到底有什么好的。”

金鱼草也半斤八两啊。

“真是无法理解的猪啊。”

白泽君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阎魔看着又砸狼牙棒过来的鬼灯,把注意力继续放在公文上,心想到:

白泽君真了不起啊,居然忍受得了这样的恋人,一般人被一天三顿打的话早就分了,鬼灯君也真是的。

这俩人啊——

“话说,鬼灯大人需不需要过父亲节啊?”

小白餐间认真问道。

“鬼灯大人哪有孩子啊,小白你就别瞎说了。”琉璃男道。

“可是……”

谁都没能及时阻止小白说下去。

“鬼灯大人和白泽大人确定了关系的话,应该会结婚的吧,那么肯定会有孩子的。”

无视柿助‘嘘——’的动作,小白继续说下去:“鬼灯大人如果直接去找白泽大人说明情况的话,白泽大人肯定会答应的吧,毕竟我听见白泽大人自言自语过喜欢鬼灯大人哦!”

在面前的动物已经惊呆了的表情下,小白仍在欢快的说道:“鬼灯大人总说白泽大人没有正式表白过,也许让鬼灯大人知道这件事会找白泽大人谈结婚的事哦。啊,对了,神兽的话应该也是可以生小宝宝的吧。”

“鬼、鬼灯大人……好。”

柿助与琉璃男颤栗的看着小白后方。

“嗯,你们也好。”

小白整只的毛都炸起来啦,僵硬的回过头,“鬼、鬼灯大人……”

“小白……”鬼灯认真的弯下腰,小白泪都飙出来了,等待再次死亡的瞬间。

“白泽说喜欢我的事,是真的吗?”

“是!是的!那天我去找桃太郎结果不小心遇到了白泽大人,白泽大人一个人坐在桃树下说的!”

见到有可以逃命的机会,小白绝不放弃,立刻把白泽的原话都交代了一遍。

“哦,这样啊。”

鬼灯默默背起狼牙棒,走出了餐厅。

阎魔路过,看到往天国方向去的鬼灯,心里默默烧了张纸:白泽君,保重!

天已经黑了,白泽也有些打起了瞌睡,把头撑在手上一下一下的点。最后,他终于动身,决定向浴室走去。

过了一会,白泽葱浴室出来,已经没有那么昏昏欲睡,可是还是感到有些困,于是一下子倒在了床上。

“哈——”

白泽打了个哈欠,准备睡下……

“白猪!”

身旁的窗户忽然被打开,鬼灯的头伸了进来。

“啊——”

白泽当场就吓得清醒了,当看清来者时,瞬间又换上了不耐烦。

“喂你个恶鬼干……”

“白泽,你喜欢我吧。”

“……啊?”

一时没有在意居然是叫的他白泽而不是白猪,白泽整个人愣住了。

但是,下一秒他整个人(兽?)都彻底惊呆了。

鬼灯抄起狼牙棒,戳在白泽胯间,把他顶在了那,然后他整个人飞身过窗,拔出狼牙棒,把白泽压在身下。

“恶、恶鬼!你犯什么疯……”

“白泽,嫁给我吧。”

白泽愣住了,整个人都不对了,这是怎么回事?!

白泽不是没有想过。

按照以前的经验,鬼灯十成是要把自己扒光了狠狠干上几回。但是今天,鬼灯却向自己求婚了。

白泽以为鬼灯可能会嘲讽,会骂,会打,但是就是没想过鬼灯会求婚。

语言塞在了喉头,什么话也不知道怎么说。

“白泽,今天是父亲节。”

“今天父亲节,关你什么事?”白泽终于感觉自己有话可说了。

“白泽,我也想过父亲节。所以……”

白泽都感觉不到了,自己的脸其实红的要命吧。

“白泽,嫁给我吧,然后要个孩子。”

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啊!!!!!这是恶鬼吗,这是恶鬼吗?!居然想和他结婚!

“我听说了,你自言自语过喜欢我。”

“我也知道了,我也这么向。”

“白泽,嫁给我吧,我爱你。”

嗷嗷嗷嗷嗷嗷!!!!!!!

白泽感觉自己的脸都可以煎蛋了,几乎是疯狂的点了点头。

“好的,白泽,但是,我有一个要求:现在,立刻,马上,说‘我喜欢你’。”

哈?

果然华丽浪漫绝不过三秒,白泽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尴尬极了,根本不好意思说。

“不要……”细小的语言没用逃过鬼灯的耳朵,鬼灯立刻皱了皱眉,粗暴的吻上白泽的唇。

“嗯!唔……唔唔!唔……”

在不停地唇间折磨下,白泽的抵抗越来越无力,渐渐投入到唇齿间的互动。

“嗯……哈……哈……”

“没关系,白泽,你也可以留到最后在说,如果那个时候你还能醒着的话。”

好不容易结束,结果迎面而来的就是重磅炸弹。

“今晚就好好练耐力吧,我还期望明年抱个儿子呢。”

白泽瞬间就被鬼灯扒了个精光,他赶紧去阻止那双早已经蠢蠢欲动的魔爪,大声呼喊:“恶鬼你想干嘛?!”

“很简单啊,”鬼灯抬起眼,“我要把你干到说‘我喜欢你’为止,反正求婚也应了,要孩子有应该可以了吧。”

“我、我喜欢你!这样行了吧。”开玩笑,这样下他今晚真的会被干到怀孕的。

“嗯——面为其强凑合吧。为了奖励你,今晚多加一次。”

“才不要……唔唔!哈啊……疼!!不要忽然就……”

“腿松开点啊猪,不然等会疼的是你。”

“唔……嗯嗯……哈啊……”

“乖,你由我负责喂。”

这辈子都是,每分每秒。

于是,当晚的进程就是白泽被干到骂,之后被干到哭,在之后就是干到什么都妥协,再然后就是被干昏了。

其实当晚白泽没能怀上,结果铺佐官大人绝不放弃,于是白泽经历了如同在地狱生活的一个月。

但是隔年,鬼灯还是过了父亲节。

PS:

啊——好困,分分钟赶着写,终于赶上了,抱歉不会炖肉~

写完时:10:59

赶上父亲节啦!

还有一件事:

小白怎么会这么笨,其实呢……

一天小白散步,同时遇到了桃太郎和阎魔,这时两人火速冲过来,围着小白道:“小白桑,你必须帮个忙!必须帮助笨蛋情侣做点什么。”

于是“白泽鬼灯催婚大作战助攻”又多了一位。

评论
热度(31)
© 吾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