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辈

太阳升起来了,把黑暗留在后面,但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鬼白]网购有奇缘(6)

我还能说什么?最近整栋楼的所有信号基本都扑街了,不管是电脑还是WLAN,都用不了。MD,有人用了无线电干扰器是不是?!

这是WLAN恢复前的最后一篇,希望会快点修好吧,流量少的可怜,还因为手机问题没法用。


◆加加知(鬼灯)×白泽

◇现世ing


有的死不要作,不然不死才怪,有的死不作不行,因为作也得死不作也得死,还不如作。

例子就在这里:

白泽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停了,如果可以,苍天大地啊,给他一道雷劈死他吧!

加加知淡定的看着眼前已经石化呆掉的某人(兽?),等待他的反应。

“呦,回来啦。”

加加知首先出声,把白泽吓了一大跳,抽着嘴角道:“啊,你、你也回来啦……”

白泽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满脑子找话说,结果没有一句能用的。

加加知顿了两秒,决定打破僵局,迈开长腿想白泽走过去。

顿时白泽的心情已经可以用外面的天气来形容了:轰隆隆的雷声,大雨,百分百的恐怖片效果……

苍天啊,现在立刻马上劈死他吧!

加加知看着白泽,如果不是那标志的红色流苏耳坠,当时无意中撞到他时也不会怀疑。现在,就在他面前,那只与他相处了两天两夜的幼兽,化作了一个人。

加加知仔细观察,皮相真不错。虽然说和自己有些相似,但是五官都线条都比自己柔和许多。

加加知一眼就看出来他穿的是自己的衣服,明明一样的身高,但是这件白衬衫穿在他身上却显出来有些宽大,刚刚被雨水略微打过的衬衫,可以隐隐看到他消瘦的身板。

抬起眼,加加知对上那双桃花眼,看到了白泽眼中分明的惊恐。又顺着眼尾往上看,看到了一抹透心的红,向落到雪地上的胭脂。

不错。加加知总体如此想到。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白泽仍在无限的死机循环中。

看到加加知抬起手,白泽本能感觉要被打了,来不及躲闪,加加知的手已经到了脸上。

完了!白泽惊恐的闭上眼。

疼痛没有如期而至,反而,是一股算得上温柔的力道。

加加知左右夹击揉着他的脸,看着对方任由自己捏扁搓圆的样子心情大好,另附这手感真的很不错。

白泽也不是笨蛋,这么久过去了,对方只是揉他的脸他自然也是不怎么耐烦,想出声阻止。

“喂……”

刚一发音加加知就瞪过来一个视线,把白泽吓了一个激灵,不敢再吱声。加加知也很满意的继续揉他的脸,其实加加知只是感觉白泽现在的表情很有趣才这么做的。

过了许久,加加知终于决定放开白泽的脸蛋。

原本白如玉的皮肤,现在明显透出了红,看起来有些像是脸红了。

灼热的视线继续往下看。啧,这家伙直接把扣子解到第三颗。精致漂亮的锁骨露了出来,让人感觉有些……想咬一口。

感受着对方滚烫的视线,白泽感到很不自在,弱弱动了动身体回避,加加知终于感到自己沉默太久了,于是试着开口。

“你——是白泽,对吧?”

“嗯。”在对方审视的目光下,白泽弱弱的点头。

“你可以变成人?”

“嗯。”

“……猪。”

“嗯……你才是猪!”

加加知饶有兴趣的围着他看了一圈,白泽则是用看神经病的眼神偷偷瞅他。

“把衣服换回去,这衣服基本都湿了。”加加知用手指勾了勾白泽的后衣领,提醒他。白泽这时才想起来:自己出去的有点急,本来以为可以在加加知之前回来的,所以直接把自己的白色古装放到了加加知床上。

“先去洗干净,顺便把衣服给我,我拿去洗。”加加知把白泽推到浴室门口。

见到对方即没有为难自己也没有找茬,还提供帮助,白泽自然不好再说什么,那着毛巾走了进去。

过了一会,白泽把衣服递了出来,加加知顺手接过去,顺便往里面瞄上几眼。

滑动门,隔着毛玻璃,隐约可以看见白泽纤细的身影,很白。露出了的那节手臂,加加知对此只要一个看法:简直出自世界玉雕名家之手啊。

白泽的手臂本能被灼热的视线烫了回来,心里难免的不自在。一这不是自己的地盘,二外面是那个恶鬼。

把自己泡在水里,白泽内心犯嘀咕。

如果加加知在他一进门的时候打过来,这一切也许会简单多了,可是对方偏不按常理出牌,非把自己逼到如此迫境。

还不如被揍一顿呢!不过我可不是抖M。

终于决定把自己从浴缸里拔出来,水都发凉了。擦干身体后他才发现:自己没拿衣服进来。

算了,叫那个家伙帮忙吧。

“加加知,帮我把我的衣服拿来可以吗?”要礼貌,要尽量和善一些,要淡定。

没人回答。

“加加知?”不是吧,没人吗?

没人的话自己出去就好,反正没人。然后他就拉开了滑动门,正好对上加加知的脸,相隔不足三公分。

“哇啊啊啊!!你吓死人啊!”

“啧。”加加知很不爽的于白泽的大吼,狠狠把白泽的衣服摔在他脸上让他闭嘴。“你的衣服,快换上。”说完头也不回。

但是加加知还是看见了白泽几乎可以见心见肺的胸膛,要他说的话,白泽简直是世界上最名贵的和田白玉雕的。

郁闷地穿上自己的古装汉服,白泽感觉自己实在不明白加加知的为人,忽冷忽热,根本不明白他要表达什么。

小心的不让衣服的衣角不沾上水,白泽移动到外面,加加知正坐在沙发上等他。

“喂……那个,你不上班了?”工作狂什么时候空闲了?

“嗯,请了一下午的假。”加加知面无表情的低头玩手机,小心的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把穿上了汉服的白泽整个包容进镜头里,五连拍。

好极了。

对比了一下白泽兽型和人型的状态,加加知有些为难。该选哪个作屏幕呢?

白泽看着加加知如此表情,奇怪的凑过去看加加知的手机屏幕,结果加加知往旁边一靠,道:“手机是私人物品,离我的屏幕远点,白猪。”

“嘁——”

谁稀罕!你给我看老子也不惜看!

加加知注意到了那声不屑的声音,转眼看上白泽,又看向了别的地方。

“那——你今天下午干什么?”外面下着滔天大雨,还打着雷,这种天气不可能出去吧。

最后,加加知还是决定由白泽幼兽的照片为屏幕,合上手机,加加知一脸审视的看着白泽。

“我们来算算这笔帐吧。你今天干的蠢事。”

白泽心里‘咯噔’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你今天擅自离开房门,这是一条,又偷拿我的衣服,两条,偷我的备用钥匙,三条,间接的耽误我工作,四条。这么算下来,你已经需要干四件事来补偿了。”

白泽被他有板有眼的语气说的不知道是低头认错好呢,还是大声抵抗好呢,于是趁他发呆的空,加加知继续说睁着眼瞎话。

“你看,总体来说,这一切是可以避免的,可是因为你的错误举动而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对此你难道不应该补偿一下吗?我已经给你了最大限度地宽容了,难道不是吗?……”

白泽表示信息量略大。@_@

最后,加加知眯了眯眼,看着白泽:“如果这样都不行,那我只能采用我自己的强硬方法了。反正我有的是办法让你配合。”

“啊?哦……唉,不………”

“好极了,我的第一个要求……”

你妹啊,老子不想答应啊!

“陪我看电影。”

“哈?”

一个(在白泽看来)简直可以双臂左青龙右白虎身高一百八多的汉子,居然要去自己陪他看电影?!不科学啊。

于是白泽也就答应了,心想睡一觉就过去了,可是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根本睡不着!

眼前恐怖片的音效,再配上外面轰隆隆的雷声,谁TM的能睡着!

“能……换个吗?”白泽把自己整只埋脸在柔软的靠垫里,结果是毫不意外的听见了加加知的否定。

“我家我做主。”更何况你也是我买来的。

见商议不成,白泽果断放弃继续谈判的意思。

一部片子下来,白泽出了一身冷汗。这时,加加知又拿出另一个DVD……

“恶鬼啊!!!”

难熬的一下午,终于过去了。


加加知不讲理四要求之二:今晚睡我房间。

“我宁可要沙发!”

“你还敢一个人睡?”

没错,加加知逼白泽看一下午恐怖片的原因就是让他不敢一个人睡,这样白泽即使自身不情愿也会躺自己床上来了。

“当然……敢!”到头来白泽还是死鸭子嘴硬,其实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

加加知没有放过那一处可疑的停顿,点了点头,道:“先去冲一下,你下午出了一身汗。”说着丢给他一身新的睡衣。

“给我了?”白泽有些迟疑地抖开睡衣,纯白的,布料轻柔很舒适。

“你会做饭吗?”加加知没有立刻回答,反问道。

“会啊。”白泽仍然不明所以。

“那这身睡衣的价钱就由你在家做饭来偿还吧,反正你不能整天无所事事。”

白泽觉得也有些道理,就答应了。

“好,洗完到我房间来。”

“唉?不是……”不是我可以睡沙发吗?

加加知嘴角似乎勾了勾,“你忘了吗?我们说过的,你要‘补偿’,你也不能拒绝。”

“……”不讲理星人啊!

于是白泽就尽量延长自己在浴室里的时间,直到加加知几乎砸门为止。

“白猪你是不是死在里面啦?”

“没啦,闭嘴啊恶鬼。”

咔哒。加加知直接关灯了,任由白泽在身后吼,十分钟后,加加知感觉床的一侧有明显的下陷,自己都没注意到的笑了笑。


PS:这估计是近期最后一文,四天了,整栋楼的宽带都报废了,又整天下雨,没人修。哭,到底是谁tm这么闲把线路弄坏了。赶紧修好啊,我不想所有线路都不能用!

//(ㄒ皿ㄒ)//


评论(1)
热度(34)
© 吾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