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辈

太阳升起来了,把黑暗留在后面,但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鬼白]网购有奇缘(7)

最近懒癌犯了。手机君住院了,电脑君不配合,我真的不是有坑不填。


◆加加知(鬼灯)×白泽

◇现世ing


经过一夜大雨的洗刷,窗外飞着细小的虫子,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已经有些鸟在窗外飞快飞过。

呵呵哒,真是好天气。

无视眼前的人脸,白泽想到。

……怎么可能无视啊!!!

昨天晚上他们明明的背对背睡得对吧,他们明明各睡一边的对吧?谁告诉他为什么一早起来加加知是完全的抱着他,真的很‘完全’,加加知在靠一靠就可以压在他身上了。

有了前几天的经验,白泽理智的没有大叫,现在是人形,这个样子被活塞进抽屉里一定活不了,更何况他不敢想象加加知把他‘叠起来’,‘压缩后’放进抽屉。

白泽试着缓缓抽出来,结果加加知皱了皱眉头,吓了白泽一大跳,立刻不敢乱动了。

过了一会,见到加加知没有什么动作,白泽又大胆起来。

二十分钟后,他放弃。

这样下去这恶鬼都要醒了!

白泽想象着,他难以否定加加知醒来看见这个情境,会不会揍他一顿。

忽然。

有办法了!

白泽调整了一下身体,忽然一股白气把他包住,过了一会,他就恢复成了兽型。变回兽型后就有了很大的空间,这样出来可是很简单的。

白泽开始翘着屁股,倒退着从加加知怀里出来,小心的不让自己的毛搔到加加知身上。但是加加知却突然动了动,居然无意识间又把白泽抓了回来,抱紧了,顺便用脸蹭了几下。

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睡梦中,加加知感到身前有着一股温润,反射的将那温暖抱住。过了一会,那充实的感觉忽然消失了,反而是一股毛茸茸的的温热物体,良好的手感又使他条件反射的去捉。

白泽是彻底放弃了,因为他确信加加知一定是故意的,但是他又知道,加加知确实是睡着的。

一顿茅盾之下,白泽抬起脸看相加加知。

加加知确实在睡,令白泽郁闷的是,加加知连睡觉都不放松眉头。凑近看加加知的眼睛,发现眼睛下方不管怎么看都会有些阴暗。

这家伙,平时都不睡觉吗?

白泽抬起白色的蹄子,去戳加加知的眼袋,不戳不要紧,一戳倒是把加加知戳醒了。白泽瞬间毛都炸了。

不要!谁来救我我不想死!!

但是一反常态,加加知又闭上了眼睛,把白泽抱得更紧了,又蹭了几下,没吱声。

白泽先是愣了两秒,之后才发现加加知的疲惫,于是又把蹄子放到了加加知的脸上,结果……

“啊啊啊——”

在白泽把蹄子放到加加知脸上的瞬间,加加知猛地睁开眼睛,顿时就把白泽吓呆了。然后加加知转头又咬上白泽的蹄子,疼的他嗷嗷叫。

(PS:白泽的蹄其实并不硬,知道奶牛蹄子长啥样的同学应该知道。内在其实是白色的,由于还是幼体,蹄较软,蹄子受伤也可能伤及血管流血,所以被狠咬一口很痛的。

白泽拼命想从加加知的口中救出自己的蹄子,结果自己越拽加加知咬的越紧,最后他被迫使放弃了挣扎。

“别咬了……疼……”

楚楚可怜的声音,一只萌翻了的白色幼兽弱弱的睁着眼泪汪汪的眼睛,泪水积留在眼睛。一副哭了的样子无不让人心软,在这种可爱的攻击波(不)下,加加知送了口。

白泽立刻逃离加加知的魔爪,坐到床边,把自己的右蹄放到嘴里轻轻舔。

过了好一会,感觉疼痛已经不再明显后,白泽看了看自己的蹄子。白色的蹄子,一层比较柔软的组织下可以看见浮现出来的红,那是加加知的牙印。

看来好些时候不能走路了。TmT

就那会功夫,加加知已经穿好了衣服,转头看见正在晾蹄子的白泽,加加知感觉很萌又很可笑。

“好了,我给你上药。”

说着加加知拿来了一个喷雾,喷完后加加知忽然说道:“根本不会有什么用的吧,蹄子的话。”

“那你还喷!”白泽炸毛,眼角有着泪花的炸毛样很让人喷血。

“话说你怎么变成兽型了?”

“……睡的。”

“睡得太狠了吗?”

“……”

经过早上的“牙印事件”,白泽再次发誓:绝对不要惹恶鬼睡觉!

最后,白泽因为暂时瘸了一条腿,被加加知抱到了沙发上。没办法,现在他的蹄子一下地就疼。

也许是因为今天早上的事件,作为赔罪加加知把白泽的早餐弄得好了一点,但其实,加加知无比希望白泽没变回去,这样就可以有理由让白泽执行约定让白泽去做饭啦。

想到这,加加知陪感期待的目光看向白泽的后背,但是后者毫不知情的大口吃着早饭,只是感觉自己不自觉地抖了两下。

有点冷,昨天下大雨的原因吗?

“今天我要去上班,你好好待在家里,不要乱跑了。”加加知咬着和白泽一样的早饭,说道。“反正你也要养好蹄子。”

白泽满嘴都是早饭,如果是平时,早就破口大声反驳了,如果不是现在他开不了嘴。

“那么就是默认了哦。”加加知似乎很愉悦,“那么白泽先生原因戴上这个吗?”

可惜,白泽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没有回头看看。

“那就是答应了哦。”

咔哒。

轻微的声响,是碰撞声,在自己脖子上。

白泽艰难的吞下嘴里的饭菜,低头。

“恶鬼这是什么鬼啊?!!放开我!!”

“挺好看的,要不要出去逛逛?”

“逛你煤啊!”

白泽死命推着自己脖子上的环状物体,一枚大红色的颈圈。白泽用蹄子都可以知道,这一定是那天买的,这家伙早就有这个打算了!

但是就还是一脸面瘫(赏心悦目)的看着他炸毛,然后默默拿起一个精巧的金属锁。又是咔嚓一声,这才算是真正锁上了。

白泽瞬间有种对世界的绝望感,刚刚没锁上的时候自己怎么没发现呢?

“要加上这个吗?”加加知举起一根链子。

“死也不要!不,宁可死!!”白泽继续在沙发上翻滚着。

OK了,今天不用再担心他乱跑了,这样他就算变成人形也不会出门的。

加加知淡定的收拾好包,淡定的换上衣服,淡定的开门,淡定的出去,淡定的关门……(凑字数吧

这厮丫的完全无视我啊!白泽翻滚。

冷静下来后,门又打开了,加加知冲里面说道:“其实你应该把这当成应该的。你看,昨晚上明明答应过了,饭由你来做,可是今天早上却是我来做的早饭。人必须说到做到对不?更何况你是神兽,更要以身作则是不?所以这不是很应该吗……”

事实证明,睁着眼说瞎话是很厉害的技能,过了一会后白泽完全被唬得一愣一愣,不是到该说“啊我知道了”好呢,还是破口大骂好呢。

不过这时加加知已经把门关上了。

我[哔——]你[哔——]的!(此处有敏感词汇,已消音)

过了一会,白泽平静下来。毕竟自己的武力肯定解决不了这个锁,于是低头开始研究。

白泽,你可是中国代表智慧的神兽啊!怎么可以就这么失去冷静!

五位数的密码锁……

加加知我[哔——]!

半个小时过去了,白泽筋疲力尽的趴死在沙发上,那密码锁还是没能解开。

终于,死命挣扎许久后,白泽终于决定以暴制暴(误)。

他先变成人形,试着能不能直接把颈圈撸下来,结果失败。……白泽心情。

然后他来到厨房,用剪刀去剪颈圈,结果失败。靠,好结实。

接着又拿了工具箱,拿出各种钳子锯条等工具,结果仍失败。这是什么材质啊!

白泽感觉自己车底放弃了,从地上站起来,正好对上洗手间的镜子。

自己还穿着昨晚纯白的睡衣裤,脖子上的大红颈圈,原本感觉兽型时还不严重,但是人形时戴着这个却感觉很羞耻,脸瞬间有些红了。

可恶,这个恶鬼!

白泽心头瞬间来了一股火,使劲胡乱扯着那个颈圈,直到自己细嫩的脖颈都快擦破了。

终于,白泽知道自己这样没用,瞬间竟感觉有些想哭,但还是忍住了。

为这点事哭的话肯定被那个恶鬼笑死的!才不要。

白泽低头寻思了会,要不叫开锁师傅,可自己没钱。

想来想去,自己什么都没有就是个大麻烦,尤其是没钱。虽说这是真理,但是不管怎么说白泽也不喜欢这种说法。

白泽任命的回答沙发上,缩成一团。无意中瞄到自己的左手背。有着一个鲜红的牙印。

那是今早上加加知咬的,现在一碰还有些作痛,于是他干脆不去看不去想,装作不是咬在自己身上。

自己这样究竟算什么?

白泽不知不觉陷入了自我的纠缠。

自从那天,自己失去了法力落入人间,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居然没有丝毫进步。那法力还是那么点,甚至比以前还要弱一点。

自己什么都没有,在现世的这段日子也很难过,白泽甚至有时候半夜偷偷到树上去摘野苹果。由于之前一直都是兽型,没法白天出现,所以一直都过着躲躲藏藏的日子。过了今天想明天,日复一日。

但是现在:

他以前绝对不会想到,自己居然会在一栋房子里,虽说有时候得睡沙发,但是要知道他以前连沙发都只是远远的看一眼。

他以前更想不到,自己居然可以吃上丰盛的饭菜,要知道以前能吃饱就是福分。

他以前也绝对不会想到,昨晚大风大雨的,自己居然一点都没淋湿,要知道以前的话他估计只能找个勉强能当棚的树丛,找些旧报纸硬纸板挡雨。

这些全部都是因为一份意外的快递签收。

白泽自己都不知道应该惊喜还是伤心了,就这么思考着,不知道怎么的,睡着了。

梦里,似乎又回到了那天,有人在自己身后呼喊着,但自己坚定的向前,头都不回。

『白泽先生,已经来不及了。别去了!』

『白泽大人,回来吧,不可能的了。』

『白泽,你真的这么决定了吗?明明你自己都觉得不可能。』

……

很多很多类似的语言掠过耳边,但是都被他忽视,只是想起。忽然,一种异常打破梦境,白泽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倾斜、倒塌,然后,他醒了。

睁开眼,身上传来一阵剧痛,进入眼眶的是一种奇怪的视线。

他摔在地上了。

揉了揉摔疼了的骨头,白泽略带艰难的爬了起来。回想一下,加加知中午斗争公司吃外食,所以他中午肯定不会来了。

看了下表,白泽决定给自己准备午饭。由于只做一人份,白泽调了些简单的食材,毕竟不是自家后院里种的,不能太浪费。

简单解决完午饭,白泽伸了个懒腰,洗了盘子,开始找事作。


作者废话:下一章白泽同学作死篇~不用太期待。

作者有病日常:今日,回家路上,一六十余岁刃带孩子路过身旁,言:这个人的鞋不错。

幼女问:谁啊?

老人指吾答曰:就是这个阿姨。

就是有病,第几次了?被人当成阿姨。

顺便一提,手机君出院了!终于可以继续码字了,不过我好像变懒了……


评论(8)
热度(36)
© 吾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