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辈

太阳升起来了,把黑暗留在后面,但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鬼白]网购有奇缘(8)

晕车时,我仍不放弃的码字,最后,我被自己不放弃的精神感动的哭了。


◆加加知(鬼灯)×白泽

◇现世ing


各种事实表明,作死是一个很重要的剧情,不然哪来的脑洞继续写下面的剧情!

白泽东屋里摸摸,西屋里看看,直到最后只剩一个房间没探索过。

这好像是……书房?

推开门,迎面而来的是醇厚的书香,一眼看到的是一个巨大的书柜,书柜上书塞的满满地,地上还散落着几本书。不,准确的说,哪里都塞了几本书。

有点乱。这是白泽的总体评价。

看着加加知的电脑,白泽不满的敲桌子。

嘁,居然有密码。

密码什么的最讨厌了(滚)!白泽愤恨的想到了自己脖子上的东西。

然后就是作死的东摸摸西搜搜,想找点乐子,但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作死。翻着加加知的书柜,白泽抽出一本本书,但是翻不了几页就无聊的塞了回去,有的书他连碰都懒得碰。

这家伙,脑子里全是文件吗?难怪印堂那么黑。

白泽毫无自知之明,嚼着从加加知冰箱里翻出来的巧克力棒,继续‘审查’。

嗯……这是,相册。

白泽毫不犹豫的把相册抽了出来,居然没上锁,白泽就更毫不犹豫的把相册倒了出来翻看……

他后悔了。

是自己,相册里全是兽型的自己,明显大部分都是偷着拍的。自己吃东西嘴巴鼓鼓的时候,自己睡觉露出肚皮的时候,还是自己清理毛舔毛的时候,都有。

完了完了完了自己这是遇到毛绒控变态了吗?明明平时对自己很普通的嘤嘤嘤嘤嘤……

相册只有前面一些,后面还是空白的,没有印上,明显还是会有日后的。

白泽感觉冷汗都流出来了,手里拿着相册却不知道应该立刻放回去,呆愣了一会。

火速把相册塞了回去,白泽惊慌的想要离开书房,但是头都没全拧过去,白泽就看见了身后的黑影。

“啊啊啊——”

白泽吓得尾巴都出来了,身后的家伙不是恶鬼又是谁,白泽顿时感觉自己今天是要死定了。

巧克力棒的盒子掉到了地上,白泽惊恐的不管继续回头,本来以为接下来会就这么僵在这,结果加加知一把擒住白泽的尾巴,把他这么拽了过来。

“啊疼疼疼,别拽啊……”本想霸气的嚎出来,但是却弱弱的嘟囔,白泽自己都感觉不争气,恨不得一个巴掌打死自己。

白泽忽然觉得尴尬,加加知就这么看着他不说话,也不动怒,自己刚翻了别人家书柜和冰箱,那就更不好说什么了。但是时间久了,就会发现并不是这样。

加加知的手其实一直没闲着,不停地蹂躏白泽的尾巴,仔细看看,其实他挺陶醉的。

“喂!你……别揉了啊。”怪不好意思的。当然这句没说出口。

“哦。”然后加加知把脸扎进了白泽蓬松的尾巴里,蹭。

“喂你摸哪?!放开我啊!”顺着这个动作,加加知手摸到了白泽腰侧,让他没法闪开,然后一低头几乎顶到了白泽肚子上。

“你不是看到了吗?”加加知忽然开口,白泽离立刻明白他指的是什么,感觉有点难开口。

加加知忽然抬起头直起身,看着白泽把他逼近角落,完美的‘壁ドン’。

好嘞不要少女了。

“相、相册?”白泽忽然莫名紧张。

“啧,你果然是猪吗?这都需要猜。”加加知是绝对的一脸唾弃。

“不、不是啊。话说那个是……”

“没错,我拍的。”

“你干嘛……”

“因为蠢的够可以的。”

果然我不该问不该听,白泽深深反省。

“你真的想让我坦白点说?”加加知几乎接近开玩笑的语气,其实在旁人听来也许更像威胁。

白泽弱弱的点头,面前男人的背景为什么是黑的。

“厚——”其实是是想让自己看起来和善一点缓和一下,结果却是显得脸色更黑了,背景都出现实体化的黑气,白泽使劲往墙后靠不然那黑雾接触到自己。

加加知转手放在白泽肩膀上,更加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温柔一点,但无奈效果不佳,反而因为很努力手上的力度已经大的可怕。

“放松一点,我会告诉你的。”(心平气和)

“哦……”(抖)

“啧,不用紧张,放松——”(仍心平气和)

“哦……”(更抖)

“放松。”(还是淡定)

“嗯……”(还没来得及表态)

“你给我放松不然我把你的脑子炖汤!!!”(愤怒咆哮)

“是。”(不抖了)

果然这家伙得打着养。加加知内心。

果然这家伙得小心点。白泽内心。

“那个……”白泽小声想说什么,但是加加知已不耐烦一眼瞪了回去,白泽立刻止声。

那个我肩膀疼啊。白泽其实是想这么说。

俩人调节了好一会,才正式来到点子上了。

“其实你一来我就挺喜欢你的,”加加知面无表情,白泽却惊呆了,这是告白吗?!“每次看到一团萌萌哒的白色毛球都会有被治愈的感觉,简直让人……想让人狠狠蹂躏一番。”

果然我不该知道。

“不过我认为如果一上来真的这么亲密的话你也许会吓到,然后逃跑,所以我准备温水煮青蛙一样慢慢来,但是半路没忍住就去洗了相册。”加加知说的很轻松,白泽却感觉听到挺惊悚,原来自己一直处于这么危险的状态啊。

“那你就直说呗,用得着绕这么大弯子了。”白泽突然觉得有些好笑,眼前的男人居然会为了这种事烦恼。

“真的?这样的话我会把这误以为你的同意哦。”

“真的啦……呜啊!”

对不起这次是我作死请原谅我。白泽真心忏悔。

加加知把下巴搁在白泽肩膀上,双手伸到他身后,不停地揉他的尾巴,引得白泽一阵颤栗。

“喂!你在揉哪啊!”

加加知的手丝毫不安分,不停地向上探索,握住他尾巴的根部揉个不停。白泽适应着这感觉,却不自觉地红了脸,幸好是和加加知错开的,加加知看不见。

“唔啊!”

由于没忍住也不打算忍,加加知手忽然一发力,白泽惊叫一声,变回了白色的毛球。

“……”

一人一兽对望几秒,加加知蹲下,严肃的指着白泽脖子上的颈圈,说道:“可以摘下来吗?好碍事的感觉。”

“求之不得!”

加加知走到客厅,从茶几上拿起一把小钥匙,来到白泽面前,抬起锁,把钥匙从下面插进去,转动。

咔,开了。

“这不是密码锁吗?!!”你怎么用钥匙开啊!

“我有说这是密码锁吗?”加加知一脸接近无辜的样子,边说还边晃了晃钥匙。

老子折腾了一上午老子折腾了一上午老子折腾了一上午……你TM这居然是用钥匙打开的。

白泽怨气指数(咻——)上升。

但是下一秒注意力就被转移了。

“哎哎哎你干……嘛?!”

白泽忽然被凌空提起来,惊恐的四处蹬踢,加加知把他翻了个面,将脸贴在了白泽毛茸茸的肚子上。

“呼——果然腹部很蓬松很柔软啊。”说着还来回蹭。

“喂你——算了,不过蹭到话还要摸吗?!”

加加知的手不停地攻略着白泽,捏着前腿肉肉的触感,然后往下挠腿根部,之后又转瞬间挠白泽下巴。白泽也适应了被触碰到感觉,再加上这感觉其实是很舒服的,于是小小地扭动略配合起来。

看着白泽已经转入享受的状态,加加知目地不明的开口了:“作为酬劳,今晚的晚饭你来作哦。”抬头看了看白泽,加加知似乎笑了笑,“其实我更期待晚饭后的大餐。”

“嗯?什……什么啊?”白泽还在享受的那股劲里,疑问与加加知刚才的话。

“……没什么。”


在下自话:对于下一章也不要太过期待啦~



评论(10)
热度(29)
© 吾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