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辈

太阳升起来了,把黑暗留在后面,但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鬼白]网购有奇缘(9)

◆加加知(鬼灯)×白泽

◇现世ing


“我今晚上加班,帮我把晚饭带过来。”

简洁易懂,那男人典型的风格,白泽守着电话愣了愣,这才把电话放了回去。

这家伙,不是说回来吗?

白泽迈着蹄子走开,才两步,电话就又响了,还是加加知打来的。

“刚才打的第一个电话是交代你公司地址,第二个是告诉我送饭,第三个是不是要指定我穿什么衣服啊?”白泽抱起电话喋喋不休,却被无情打断。

“今晚我要吃咖喱,用左边第三个柜子里的饭盒装。采取你的话,穿我柜子里叠好的那套衣服来。”

“你怎么不……”

“嘟,嘟,嘟……”已挂机。

你怎么不去吃shi!!!

白泽摔下电话,扭头走,决心即使加加知打来电话也觉得不接,可惜,加加知没再打电话。

不管白泽怎样不愿意,还是好好把饭做了,不管怎么挣扎,白泽还是乖乖把衣服穿上了。

这是一见简单的白色短袖衬衫和一条黑色长裤,裤脚是挽起来的,刚好露出洁白的脚踝。穿好衣服后,白泽才发现居然有条领带。

大热天的谁戴领带?

白泽毫不犹豫的准备抛弃它,结果却发现下面压着一张小纸条:

不带戴带我就当众把那个颈圈戴在你脖子上。

于是还是听话的戴上了。

由于极度不情愿,领带系的也歪歪扭扭。

拿起便当盒,白泽有些惊叹加加知的食量,再看看自己那份,有种用肝脏和肾脏大小的赶脚。

算了,赶紧走吧,天都黑了。

事实证明,已经不止是天黑了,路上人都几乎没影了,加加知公司估计早就下班了吧。

“太慢了白猪,你干脆明天来算了!”加加知顶着怒气说道,本来突然的加班就很令人不爽了,结果自己不成器的上司居然又给自己填了不少麻烦,加加知的怒气值已经堪比他的起床气了。

“还不是因为你那么晚才打电话来,现做很麻烦啊好不好!”白泽不服气的吼回去,幸好人基本都走光了,没人在意他们的对话。

除了……

“有人来给加加知先生送饭了!”

“天哪,难得有机会给加加知先生送饭!”

“到底是哪个家伙啊?!真讨厌。”

“是个男的!”

“还好还好。”

“……”

久久地宁静过后,众女同事哭着表示:现在的时代啊,男狐狸精比女狐狸精还厉害。但看到某人(兽)但正颜后,又表示:还是让这一刻继续下去吧!

怎么感觉这公司空调有点太冷了啊。(抖)

白泽把加加知的饭盒用力放在加加知的办公桌上,自己随便拉过来一把转椅坐在旁边,不自觉注意到加加知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白泽感觉有些不耐烦又有些无奈。

“你居然把领带系上了……”明显的可惜。

“真是让您失望啊!话说这种天气还要戴领带是不是有病啊。”

“公司里凉的很,而且你的领带根本没有好好戴。”加加知把眉毛挤成了‘川’字形,白泽的领带确实没好好系上,松松垮垮,领子上的扣子都开了三颗,这样系什么领带啊。

以加加知的标准,白泽这样简直到了有辱市容的地步,于是毫不犹豫的抓住白泽的领子,给他扣起扣子。白泽一瞬间以为加加知要打过来,于是吓得一闭眼准备领死,结果并没有剧痛传来,只是脖子的地方越来越紧。

“……这样不舒服,很热……”白泽小声抱怨,但眼前的男人依然收紧他的领带。白泽在看到加加知的西装后,怀疑眼前的男人有没有温度。

“公司里很凉快,还有,你这样很不顺眼。”

“强迫症。”

加加知没再理他,直接拿起了晚饭,说了句‘我开动了’就开始吃起来。说真的,白泽手艺很棒,加加知也确实这么认为,大口扒饭。

“怎么样?”白泽一眼‘快夸我呀快夸我呀’但眼神看过来,加加知没打算怎么理他,又扒了口饭才不紧不慢的说:“还不错。”

“……就这样?”明显的不满于两个字。

“就这样。”继续吃。

就这样的话你还吃的这么欢!白泽决心不理他,专心解决自己的那份。比起加加知的饭量,白泽的饭量可以说很小了,但是,加加知吃的却比白泽快,很快就只剩半碗了。

“喂你吃这么快干嘛,没人跟你抢。”

“这是正常速度,是你吃的太慢了。”

“你那才不正常!”……

终于,一场纠结‘正常和不正常’但不正常晚饭终于结束了。白泽趴在一边的桌子上看加加知办公,工作状态的加加知无比专注,戴着红框眼镜,看着白泽看都看不懂的文字,手中的动作也不休息。

但是白泽却看累了,四周的人已经走光了,只有加加知的办公桌上还亮着灯,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十二点了。白泽感觉困了,人在感觉无聊的时候很容易困,白泽就用手撑住脸,头一下一下的点,好像是看电视时打盹了,努力看着自己看不下去的节目。

加加知长呼一口气,准备先看一下资料休息一下手指,却看到了睡着的白泽。

白泽睡的好像很沉,趴在桌子上,脸还维持在看自己的状态,就这么睡了。

加加知忍不住去抚摸白泽的脑袋,即使变成了人形,加加知还是感觉白泽像小动物一样,让人忍不住想欺负,更让人忍不住心软。

加加知抚开白泽耳边的发丝,露出洁净苍白的耳朵。白泽似乎挺喜欢这样的感觉,居然没反抗,反而蹭了两下。加加知的左手险些暴走。

按压着欲火,加加知摩挲白泽的耳尖,心想如果不是突然而来的加班,今晚也许会是个不错的夜晚呢。

反复的摩挲下,白泽小小地睁开了眼睛。

“唔……你干完了?”

“还没,今晚估计要通宵了。”

“嗯……这样啊……”白泽还没清醒,声音也模模糊糊的,但他还是强撑起身体。

加加知本以为他只是想起来,但是接下来却把加加知吓了一跳。

白泽捧过加加知的脸,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一个普通的,却震撼人心的吻,明明现在四周平静的出奇,但是加加知却有一种钟声敲传心脏的感觉。

碰——

一阵白雾忽然出现在眼前,迷住加加知的视线,很快就又消失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只白色的幼兽。

白泽迷迷糊糊的说:“我把我的力量给你了……应该……会好多了……”

语毕,加加知就感觉身体轻松了不少,熬夜的难受感也消散了,但是眼前的白泽却变得软软的提不起来,似乎下一秒就会睡过去。

“白泽,白泽。”加加知急切的摇晃白泽,似乎是怕他睡过去醒不来。

“唔……没事……”白泽弱弱的摇头,“只是困的要命,等会把力量还我就行了……不行了,我要先睡了……呼……”

然后白泽就睡了,加加知检查了一下白泽的身体,没有发现异常后把他放到了自己的腿上,抚他的毛。

白泽睡的很沉,加加知揪他耳朵他都没醒过来,甚至拔他毛都没醒。抚弄白泽的脑袋,加加知忽然感觉心情好了不少。

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在加班。

居然走神了。

加加知自己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在工作时走神,肯定是因为白泽的毛太舒服了。

加加知把白泽放到旁边的椅子上团了团,继续工作。

一人一兽就这么默默地,直到天亮。


评论(15)
热度(35)
© 吾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