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辈

太阳升起来了,把黑暗留在后面,但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鬼白]网购有奇缘(10)

我终于开始(准备)填坑了。


◆加加知×白泽


◇现实


#


加加知火速向上头宣布已经干完活了要回家,得知某人一夜加班后经理都不敢拦他,立刻让人扫地供放行,一路上人们好奇又不敢问:您手里的是啥?

一团白球,毛球。

但还是没人敢问,即使今天的加加知看起来心情还不是太糟。若是平时,一夜加班后的加加知所到之地寸草不生,鸟都不敢拉屎。

急速回到家,加加知第一件事就是把兽型的白泽放到床上。自昨晚白泽说把自己的力量给他后就一直昏睡不醒,反倒加加知感觉精神状况还不错,并没有通宵之后的火气。

“白泽。”加加知晃悠着白泽的蹄子,捏捏白泽软软的脸蛋,又轻掐他小小的角,推了他一下结果白泽整个翻了个身,露出白茸茸的肚子。

完全睡死了啊这猪。

加加知抚摸着白泽毛茸茸的肚皮,心里想到。

昨晚上白泽亲了一下他就变成了兽型,说是把自己的力量给了他,然后就昏睡不醒,是亲了一下的关系吗?如果这样的话,让这家伙醒过来的方法应该就是……亲回去?

加加知望着白泽绒绒的脸,犹豫四十秒,轻轻凑了过去,双唇贴在白泽的脸上……零点三秒。

啧,这家伙当时是怎么毫不在意的亲过来的!

加加知觉得白泽醒过来后应该严刑拷打三顿,但前提是他醒过来。

白泽并没有醒过来,还在均匀的呼吸着,加加知不禁怀疑是不是时间太过短了,但是……算了!他是一只猫,他是一只猫,他是一只猫!

做好心理准备后加加知一把抓起白泽,亲在了他的脸上。

毛茸茸的,真的跟猫咪一样,加加知发现自己居然没有那么反感,反而……可以说是眷恋吗?

被自己的想法下了一跳,加加知赶紧离开白泽的脸颊,明明想着这次时间应该够长了,可是白泽还是没醒,加加知瞬间有种想把白泽甩到墙上的感觉。

为什么还是不行?

虽然白泽软萌的形象很讨喜,但是一直不醒过来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既然一个方法已经试过了,那就再换一个。

是亲的地方不对吗?

然后加加知犹豫的亲了一下白泽的额头,之后是肚皮,背上,白净的蹄子……最后还剩一个地方,加加知表示并不想尝试。

白泽的嘴。

加加知盯着那小小可人的嘴巴,其实是小动物的嘴,不过加加知表示还是无法认同,尤其是在知道眼前这只是一个人(?)的情况下。

白泽白泽白泽……白猪白猪白猪白猪!

内心陷入“白泽魔咒”的加加知表示自己的内心许久没那么犹豫过了。

白泽兽型的嘴巴小小的毛茸茸的,完全像是小猫小狗的嘴,也许触感不会太坏,白泽人形的时候嘴唇也软软的,

也许真的是鬼使神差,加加知轻轻碰上了那小小的毛茸茸的物体。仅仅是触碰,轻的几乎无法觉察,摸了摸白泽的脸蛋,软软的热热的,然后,弯腰。

两唇仅仅是相互触碰,但是却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心情,仿佛内心的什么在填充。

猛然一阵白色的烟雾,加加知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然后加加知毫不犹豫的把白泽踹下床。

“卧槽,你这忽然是干嘛?!”刚刚一觉醒来浑然不知的白泽没好气的咆哮。

“果然应该让你睡死过去直接埋了。”

“啥?!”

趁白泽走神之余加加知眼疾手快的抓住白泽的尾巴,没错,是尾巴,白泽尾巴没变掉。

“喂你这家伙没吃药啊!”

白泽和白泽的尾巴,加加知选择后者,可惜没有白泽就没有白泽的尾巴。

“别乱动。”加加知把头埋在白泽的尾巴里,手掐住白泽的尾巴根。就在刚才让白泽恢复之后,他就感觉有一股强大的疲倦与睡意来袭,眼下他最想找一个合适睡觉的地方。

“喂你怎么了?等等等别压过来!喂!别直接睡了啊!”

白泽使劲推搡着身上的重物,结果后者纹丝不动,白泽一急,奋进全力翻了个身,把加加知压在身下。

该死的,这家伙真重!

白泽决定起来,结果忽然发现自己的尾巴还被加加知握在手里。决定先把尾巴收起来,结果发现……

不、不是吧?!


加加知醒过来时,已经中午了,怀里毛茸茸的触感让他反射性的蹭了两下。

“这恶心的动作是怎么回事啊,醒了就起来啊恶鬼。”

加加知听到声音后又反射性的挥出一拳。

身边的声音安静了老久。

过了一会加加知从起床气中脱离出来,起来看到了趴死在床上的白泽,自己还抓着白泽的尾巴。

“喂,猪,你怎么了?”

“……”白泽表示自己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

十分钟后。

“所以说,你变不回去了,尾巴也收不回去了?”

“对啊,所以说,你干了什么?”

加加知玩弄白泽尾巴的手忽然发狠的加重了力道,疼的白泽嗷嗷叫。

“好了我不问了!不过大概是你把我叫醒时力量没控制好,导致我的力量略微失控,应该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所以我的辛苦(?)都是白费的?

加加知忽然很不爽,拽了拽白泽的毛,想象性的拔他的毛。不明白加加知心思的白泽看了看表,发现都快过了午饭时间了,于是便叫加加知松开他的尾巴让他去准备午饭,结果加加知就跟在了他身后。

“哈?你要帮忙?”白泽十分惊讶于这个问题,恶鬼下厨,会不会做出所谓的地域料理?

“放心吧,我不会在碗里下毒的,而且有毒应该也不毒死你。”

更令人担心好吗。

尽管如此,白泽还是让加加知帮了忙。

望着眼前的碗,白泽开始深思熟虑一些东西,刚才的食材里是不是混进了什么另一个世界的事物,为什么如此正常的食材做出来就不正常了呢?

“特制味增汤,传为白猪提供。”

对不起我错怪你了,你不是神经病,而是个变态!

“我第一次做汤给别人。”

明摆了就是要利用白泽的良心。

“快喝啊,要凉了。”

望着眼前可以媲美孟婆汤的漆黑味增汤,白泽鼓起了百分之一千的勇气,端起来碗。

咕咚……

之后发生什么白泽不记得了,只知道自己又错过了晚饭。


评论(2)
热度(24)
© 吾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