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辈

太阳升起来了,把黑暗留在后面,但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鬼白)白泽sama的烹饪方法

题目脑残别抽我


◆鬼灯白泽已交往模式


◇单纯的玩玩白泽


#


烹饪方法一:


现实某家烧烤店。


“哈哈哈,恶鬼你来尝尝这串肉超好吃哦。”白泽一脸人畜无害,笑眯眯的递上一串散发着浓烈辣味,鲜红的肉串。多么作死的行为,但是更可怕的是……鬼灯大人居然没反应!还淡定的喝酒。

“唉唉,恶鬼你再尝尝看这鱼。”说着递上刷着厚厚辣酱的烤鱼。

鬼灯淡定吃肉,没理他。

“喂喂,恶鬼你要不要吃吃这蘑菇?”

“……”

“那要不给你这串不辣的?”

“……”

白泽急了,急得干脆不理他,狠狠咬下手里的肉。

……这家伙怎么就不理我了呢?

……

……好寂寞啊……

看着白泽的神情,鬼灯心里默默打算好。

得留点肚子,今晚还得好好吃一顿白猪呢。


#


烹饪方法二:


某家温泉旅店。


鬼灯抽到了温泉度假村的免费旅游卷,但是必须是两个人,所以鬼灯就冲进桃源乡,毫不犹豫的打晕白泽扛到肩上,半小时后白泽就已经在温泉旅店了。

但是白泽并没有问怎么会在这,因为他的注意力全跟着视线跑到了那几个穿着浴衣的年轻妹子身上,哦,还有个巨乳。

理所当然的拖走了白泽,在人家举报前。

“呼——活过来了。”

温泉在比较寒冷的地方所以让人感觉格外亲切,白泽感觉整只兽都要融化了,腰侧的眼睛显得更加红颜,引来不少人的视线......都被一座冰山般的鬼挡住了。此鬼散发出一股可以实体化的气息,此气息成黑色放射状散开,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所侵之物片甲不留,众生为保全性命四散开来。

“今天人格外少呢。”白泽嘟囔着。

“是啊。”鬼灯附和道,“这里根本就没人好吗。”

“奇怪刚才人还很多的......唔啊!恶鬼你掐我腰干嘛?!哎?什么什么什么?别凑过来——”

“哎这位客人不舒服吗?”见到被鬼灯抱出来的白泽,服务员很关心的上前询问。

“不,他只是泡晕了而已,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白泽使劲把脸往鬼灯浴袍上摁,心想闷死自己算了。


#


烹饪方法三:


三个星期前,白泽和鬼灯吵了一架,打赌谁输了谁在下面。

三天前,赌约开始执行。

三小时前,白赌赢了。

三分钟前,白泽与鬼灯走进卧室。

三小时后,鬼灯大人神清气爽的出来倒水。

三天后,白泽桑才从卧室走出来。

三分钟后,桃太郎好奇,白泽桑明明堵赢了。

三秒后,白泽沉声告诉他这一次他确实在上面。

三秒不到,桃太郎明白了什么。


#


烹饪方法四:


(此章偏阴郁,不喜慎入)

他的手垂下了,他的眼泪变冷了;

他的眼睛闭上了,他的血流下了;

他的头发僵硬了,他的声音嘶哑了;

他的灵魂离开了,他的笑冷漠了。

“您好,我是刚来的白泽,您以后的助理,如果有什么问题还请多指教。”漂亮的青年温柔的笑笑,但是他眼前的男子却感到有些冷。

“好吧,那我也说说这的规矩......”

渐渐的谈下来,男子发现这人异常的善谈,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很投机了。

“哎我跟你说,我爸自从把这公司给我以后,我才发现其实没那么好,什么都麻烦死了。”

“是吗,别人可是都很羡慕啊。”

“有什么好羡慕的啊......”

渐渐的,天已经黑了,两人吃了晚饭,白泽送男子回别墅,男子喝了点酒就任由白泽开车。

“先生,你知道这个路口出过车祸吗?”白泽忽然开口,语气就像只是在谈论晚饭吃什么。。

“嗯?”明显的不知道。

“听说出事的是一对相爱的人。”

男子想了一下,表示自己没有看过这个新闻的印象。

“那天下着大雨,他们开车回家,这时一辆车从旁边擦过去......”

“你说些干什么?”男子感到有些好笑,怎么,想趁月黑风高吓唬他?

“那车上的人喝醉了,把他们的车撞开了,又正好在拐角......他们从车里被甩了出来。”

“够了,你说这个干什么?”男子感到一丝不耐烦,但是白泽却如同聋了一样。

“其中一个忍着站了起来,但是另一个却没能起来......”

“你到底在说什么?!”男子终于感到了一丝恼怒,但是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入坠冰窟。

“那辆车的车主打开了车门往后看,那个站起来的人来到他爱人身边,看到车主向他呼救,‘救救他’。可是车主却关上车门走了。”

男子已经面如土色。

“再后来,那个人死了,医生最后还叹息道:‘可惜,再早十分钟就好了’。”白泽轻声说道,空气在极速降温。

“先生,你觉得,那个人肇事者,该死吗?”白泽同时停下了车,沉声道:“到了。”

男子往外看去,他们正处于一个人烟稀少的拐弯处。

“怎、怎么......”

“您还以为去哪?这不就是您最终要抵达的地方吗。”白泽还是一种轻快的状态,但是什么也掩盖不了冰冷的视线。从后视镜直直的刺中男子心口。

“你、你要多少钱?我我都可以给你!”

白泽慢腾腾的解开安全带,微笑着回首说道:“如果钱可以让他回来,不管多少我都要拿到。”


#


烹饪方法五:


在冬日,阳光也起不到多大作用,更何况没有阳光。

白泽在温暖的沙发上,没一会就被砸起来。

“白猪别偷懒,快去工作,来客人了。”

“是妹子的话我考虑。”

“......”

“啊疼疼,别动粗啊混账!我去还不行吗......”

看着白泽老老实实的去泡咖啡,鬼灯又过了一会才到他身边帮忙。

雪花开始往下掉,一开始只是一点,现在却是鹅毛大雪,门口已经积累了一层。待雪停后,鬼灯便要白泽出去一块帮忙把雪扫开。

“现在好冷啊,等会行吗?”

“等会天黑就更冷了。”说着帮白泽围上围巾。相比白泽,鬼灯更抗冻一些。

两人一人一个大扫把出去,没过一会,白泽就不老实了。

“恶鬼恶鬼。”

鬼灯刚刚一回头,一个雪球就砸向自己,正中自己脑袋。

即使雪很轻,即使雪球捏的不硬,即使砸着不疼。

“猪,你想怎么死?”

“哎?”

半个小时后,白泽整个人都变成了雪人,是真的雪人,鬼灯正惬意的拍着雪人身体,好让它更结实一些。

“猪,你要是敢动一下你就死定了。”

“可......”

“冷的话我可以抱你。”

“唔......”


#


烹饪方法六:


“恶鬼。”

“什么?”

“你......喜欢我吗?”

“我怎么想的你很清楚。”

“哦,不喜欢啊。”

“......”

“好了开玩笑,别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啊。”

“那你呢?”

“嗯?”

“你喜欢我吗?”

“不喜欢。”

“......”

“但是爱。”

“......您,真是太狡猾了。”


#

#

终于偷闲码完了。


评论(1)
热度(51)
© 吾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