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辈

太阳升起来了,把黑暗留在后面,但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鬼白]网购有奇缘(11)

◆加加知(鬼灯)×白泽

◆现世ing

#

“加加知。”

“什么?”

“你......能不能把我的尾巴放开,我感觉我毛都快秃了。”

“那是错觉。”

“可是你已经抱了一晚上了。”

“你会习惯的。”

“......”

三个小时内已经重复了三次以上如此的对话,白泽表示这个人不讲理已经是一种境界了,能有达到这种境界的人实数意外,基本与哈雷彗星撞上地球的几率一致。

可哈雷彗星就差撞上地球了,这人还偏偏就有了。

事件一

“白猪把我桌子上的文件拿过来,书房里的。”

“大哥你自己没腿?”

“你有四条腿。”

“......”

事件二

“白猪尾巴借我靠一下。”

“我的尾巴不是靠垫,还有你不是说一小时之内放过它的吗?”

“那要它还有什么用,剪了吧。”

“......请靠着。”

事件三

“白猪晚饭了,快去做饭。”

“你自己没手?定外卖去。”

“那我留你何用。”

“......”

白泽表示,与加加知平等交流,他是放弃的。

“你今天不上班吗,真的很闲啊!十二个小时有九个小时贴着我的尾巴,你到底是多么喜欢啊甚至不惜把它当被子盖!你有病吗?真的有病吧!我去给你开药!!”

以上全部是白泽内心的咆哮。

开车撞死吧,鬼。

结果当天加加知坐的地铁。

白泽三天后才把尾巴收回去,加加知就带他一块去卖食材,美言食材太多拿不过来。

加加知开着车,白泽坐在副驾驶上很不老实,好不容易做好了还坐不正当,缩成一团,蜷起双脚抱着膝盖,还没戴安全带。

“蹄子放下去,猪,踩到垫子了。”

“腿长我身上我乐意你管......”

碰!

一阵急刹车把白泽甩到车窗上,这一下白泽半天没起来,做趴死状。

“别装死,起来。”狠狠一把掐在白泽腰侧,这招果然有效,装死的某只嗷嚎一声跳起来,险些撞到车顶。

“你真的有病吧!甩出去怎么办?!”

“反正没甩出去。”加加知以一种‘反正什么也没发生’的愉快语气说道,继续发动车子。

“如果不想真的被甩出去,就坐好了。”

“切!”愤愤的把脚落到下面,故意用了很大的力来证明自己的愤怒,加加知理所当然的无视了。

“别忘系上安全带。”

“知道了!你个强迫症晚期患者......”

手刚抓住安全带,整辆车都被一股巨大的力给撞开了,白泽保证,那辆撞他们的车绝对是超速驾驶的。

他还没系上安全带,整个身体都甩了出去。

糟了。

飞出去的身体忽然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白泽感觉自己被狠狠按在一个结实的怀抱里,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眩晕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了细细的声音,下雨了,雨滴很小很细,打在脸上却让人清醒。

四周都是戳人的树枝,白泽猜测自己是掉到山沟里了,抬起眼睛,看到了高高的地方,马路边缘被撞坏的栅栏,却没有人看下来。

撞了他们的那个家伙估计八成跑了吧,真是的,也不怕出人命。

痛苦的想起来,身上不知道是什么疼法,反正就是疼,好不容易才起来。四周都是树丛、尘土,和血迹。

加加知。

在哪?

下意识四处寻找,终于在离自己三米远的地方发现了他,血还没有流干。

发生了什么?

似乎是在最危难的关头,加加知把他护在了怀里,滚下了山坡。

开什么玩笑,我需要你救?

如果那家伙醒着的话会这么说吧,如果那家伙能醒的话会这么说吧。

所以,给我个机会,让我说吧。

轻轻把地上的人抱起来,血迅速染红了他的衣衫,白泽回想起当年的场景,俯身在加加知耳边,轻声道:

“鬼灯。”

. . . . . .

救护车上,急救人员解开加加知染红了的衣服,准备处理那道伤口。

“哎,奇怪。”

“怎么了?”

“他根本没有受伤啊。”

#

###

#

哦我终于复活了,哦这次真的少的可怜,哦我感觉我没救了。

抱歉因为抑郁症所以一直没心情打字,不过已经准备不在秃废下去了,在收尾之前。

哦让我去死吧。

评论(15)
热度(25)
© 吾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