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辈

太阳升起来了,把黑暗留在后面,但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鬼白]网购有奇缘(12)

◆加加知(鬼灯)×白泽

◆现世ing


#


自己在哪?

加加知感觉自己好像处于大海中,身体缓缓的下沉着,没有任何声音,没用任何动静,就是这么往下。

一开始是一片漆黑,渐渐的,开始有了光亮。先是一点一滴的发光点,之后区域开始变大,现在已经完全照亮了整个世界。

这里是一个仙境般的地方,一切都那么漂亮,翠绿的草坪,四周落英缤纷,一眼望去看不到头。

这里是......

加加知发现自己似乎是到了不知名的地方,他只记得自己和白泽出了车祸,然后他在翻滚的途中把白泽抱进怀里,之后就是一片空白了。

难道自己已经死了?

加加知几乎半开玩笑的这么想,不过眼下似乎这是真的,加加知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到了死者的世界。

忽然,加加知远远的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躺在树上,晃悠着腿。

问问路吧。

加加知这么想着走过去,来到树下,看到了那人一身白衣却一尘不染的身影。

真美啊。

加加知是这么想,只是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想。

树上的人似乎注意到了他,他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了一身奇怪的黑色衣服。不过既然被发现了就先打个招呼吧。

几句交谈,那人便随意想递下一个酒葫芦,宽大带花边的衣袖下露出了一只雪白修长的手,加加知没能拒绝的接过那个酒葫芦,再次抬头的时候,那人正好回过头。

刹那间,白光一闪,加加知再次反应过来是自己已经在另一个地方了,那人也不见了。

有些可惜不知道他是谁。

这里又是哪?

四周观望,自己似乎又换了一身衣服,不过还是黑的罢了。眼前站着那个一个一身白的人,背对着自己正捣鼓着一个药锅。自己似乎是在一家店里,周围都是草药的味道。

刚想上前去看看这人的长相,结果却听到这家伙突然出口挑衅。

其实加加知什么也没听见,但是他知道、肯定这人说话了,而且还是找麻烦的那种,即使连他的声音都不知道,加加知还是回嘴了。即使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过了一会,那人似乎是终于恼大了,愤愤的回过头,加加知瞬间其实还带着期待。

又是白光一闪,加加知发现自己又“穿越了”。

就像是在看一个人的简史一样,这一次,那人坐在各色姑娘怀里,左拥右抱,自己看了不禁恼火的厉害,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根狼牙棒丢了过去,一时间火光四溅,那人却很快就爬了起来。但是,这次和前两次一样,没能看到那人的脸。

第四片场。

加加知感觉到自己怀里有个人,低头不禁吓了一跳,那身白衣居然正窝在自己怀里。

那人头埋在自己怀里,靠着自己胸口,自己的手臂也环住他。突然发现他好脆弱,自己似乎一用力就要碎掉,惊的加加知大气不敢出。怀里的人很温暖,安静的似乎让他不太习惯。

过了好久,加加知感到了怀里的蠕动,那人抬头的瞬间加加知其实是想要阻止的。因为一跟他对上脸,这一切就会消失。

第五片场。

加加知感觉这个身体要死了,已经不行了,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这个身体生命的消退,如同火焰熄灭一般。

他想告诉谁,但最终没对任何人说,只是再一次背对那人时问了一句:

“我要是消失了您会怎么办?”

他没听到回答,也许只是他没听到。

到底是什么回答呢?

等不及知道回答,世界已经一片黑暗了,加加知感觉到自己不停的往下,往下,往下......似乎是一个无底洞,不断吞噬着自己,周围黑暗的令人心里发慌,突然,上方突然出现了一点白色的光点,白的耀眼。

突然,加加知发现那是一个人,那个一身白衣的人,他下降的速度比自己快多了,不一会就来到了自己身边,抓住了自己。

如同阳光一样的光芒顺着他抓住自己的地方传到自己身上,同样包裹了自己,加加知开始感觉到自己开始上浮,但是对方的光芒却弱了下去。

等等。

加加知看到他有即将下沉的趋势,赶紧抓住他。

别走。

那人鲜红的耳坠在黑暗中浮动着,加加知发现他已经暗到自己看不清他的五官了。

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是谁。

他忽然把加加知拉近,紧贴加加知的侧颈,瞬间的动作却让加加知感觉到了莫名的悲伤。然后他用力推开加加知,沉了下去,加加知最后只抓住了他手腕上的朱砂手链。

不要,回来啊!你是......

加加知奋力挣扎着,身体无法控制的向上。

白泽......

加加知几乎是瞬间坐起来,把值班的护士吓了个半死,赶紧叫来医生看看是不是出现了并发症。

“其实不得不说很奇怪,您没有受任何伤......”

“白泽呢?”

医生刚想问几句就被这一句硬生生打断,反应了半天。

“跟我一块送进来的那个人呢?”

医生更不解的看着他。

“没有啊,只有你一个人。”

#

哦少的我不敢看


评论(18)
热度(23)
© 吾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