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辈

太阳升起来了,把黑暗留在后面,但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鬼白]夫夫相性一百问

◇我终于开始犯病了
◆鬼=鬼灯
    白=白泽
    吾=我
◇让我去死——

1 请问您的名字?
白:白泽。
鬼:鬼灯。
『吾:根本不用问』

2 年龄是?
白:太久记不清了。
鬼:忘了。
『吾:也是』

3 性别是?
白:男。
鬼:男。
『吾:所以说不用问。』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白:温柔大方聪慧正直表里如一心直口快不拘小节乐天达观成熟稳重温柔体贴心地善良聪明伶俐善解人意风趣幽默热心助人。
鬼:......冷彻和理智。
白:抖S呢?
鬼:我说过我不是S。
白:鬼信。
鬼:我是鬼。(抽烟)
『吾:抱歉此处禁烟......』

5 对方的性格?
白:鬼畜面瘫腹黑抖S且毫无自觉。
鬼:一肚子花花肠子,没节操没脑子没智商,且毫无自觉。(继续抽烟)
『吾:此处真的禁烟......』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白:本来应该是运动会的那次。
鬼:我去学习中国审审判制度的那次。
『吾:我怎么记得好像还有一次?』
鬼/白:有吗?
『吾:鬼灯SAMA小时候不是跟着白泽SAMA去找过花椰姬吗?』*
鬼:有印象。
白:不记得了。
『吾:你们的同步率呢?喂狗了?』
*详细请见漫画。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鬼:居然不是毛茸茸的神兽。
白:是也不会给你摸的混,账。
『吾:淡定。』
白:其实第一印象还是可以的,只是后来崩坏的如同陨石撞地球一般厉害。
『吾:看不顺眼是之后的是啊。』
鬼:何止不顺眼,简直无法直视,用眼角已经是最大的宽容。
白:呵,真巧我也是,我对你连宽容都没有。
『吾:“不顺眼”就是“看对眼”啊。』
鬼/白:什么?
『吾:不,我闭嘴。』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白:要论“点”吗?
『吾:不然呢?』
鬼:只要是毛茸茸都喜欢。
白:其实我思考了很久,可就是挑不出来一点。
『吾:请坦诚相待。』
鬼/白:这真的想不到有毛办法。
『吾:其实我觉得鬼灯SAMA很喜欢白泽SAMA温柔这一点,白泽SAMA也很喜欢鬼灯SAMA理智这一点对吧?』
鬼/白:(不说话,就看着。)
『吾:十分对不起我话多这就闭嘴!』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鬼/白:只要是点,都讨厌。
『吾:我很想说话,但还是算了吧。』
鬼:还算识趣。(抽烟)
『吾:这真的真的禁烟。』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白:好的起来才奇怪。
鬼:也就这点我赞同。
『吾:也就你们自己这么认为。』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鬼:白豚,白猪,偶蹄类。
白:面瘫,抖S,独角恶鬼。
『吾:也就你们俩这么叫对方。』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鬼:他闭嘴就好。
白:呵呵,你也是。
『吾:请认真回答。』
白:唔......如果可以的话他叫本名就好。
『吾:要求真的不高。』
鬼:我也是。
『吾:我敢说我不信。』
鬼:嗯?
『吾:我信。』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鬼:猪,脑子简直不如猪。
白:蛇,眼神凶恶的如同蛇一样,简直贬低的蛇的名声。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白:问可能的还是不可能的?
『吾:什么可能不可能的啊。』
鬼:地狱七日招待卷。
白:你即使给我钱我也不会要的。
鬼:更何况我也不会给你钱。
白:我果然还是送这家伙一公斤砒霜算了。
『吾:认真点。』
白:那......我会画一只金鱼草给他,会叫的那种。
鬼:请不要用你的画技贬低金鱼草以及金鱼草的叫声。
『吾:那鬼灯SAMA呢?』
鬼:真的是地狱招待卷。
白:......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白:别揍我就很好了。
鬼:好像我经常揍你一样。
白:看啊,毫无自觉!
『吾:喂......』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白:很多啊。一般就是毫无理由的揍过来。
鬼:总是去花街。
白:话说我去花街管你什么事?
鬼:是么......
『吾:快点做些什么挽救啊,我已经看到鬼灯SAMA身后的杀气了啊!』

17 您的毛病是?
白:我有毛病?
鬼:呵。
『吾:我......就看看。』

18 对方的毛病是?
白:腹黑抖S毫无自觉,还有强迫症。
鬼:不检点,一肚子花花肠子,整天毫无压力。
『吾:我真的就看看。』

19 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鬼:平时就不怎么样,要说的话,就是去花街吧。
白:总打我,没事就喜欢找我茬,不让人能痛快一天。
鬼:你痛快了我自然不痛快。
白:看啊,超讨厌。
『吾:和睦,和睦。』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白:我干什么事他高兴了?
鬼:我能干出让他高兴的事?
『吾:介个......』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鬼/白:已经上床了。
『吾:超级自然的说出来了啊!』
鬼:确实是这样啊。
白:也是。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白:动物园......(泄气状)
『吾:感受到了白泽SAMA的压力。』
鬼:其实是上过床后才决定约会的。
『吾:先斩后奏吗?!』
鬼:嗯对。
白:所以说这是个人是个混账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白:别问我,问考拉。
『吾:我明白。』
鬼:简直棒极了!
白:你指的考拉对吧?别以为老子不知道!
鬼:你也可以。
白:哎?!(惊)
鬼:如果换一下衣服的话。
『吾:果然没那么简单,不过鬼灯SAMA也已经尽力了。』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鬼:已经上床了。
『吾:我知道。』
白:就是啊。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白:其实不怎么去约会的,这家伙超忙。
鬼:我已经跟请好带薪假了。
白:(眼睛亮了。)
鬼:以及动物园门票。
白:靠!(掀桌)老子还会期待真是有毛病!
『吾:白泽SAMA真辛苦啊。』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白:生日?没有。
鬼: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怎么过啊。
『吾:也是。』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鬼/白:......
『吾:怎么了,这密之气氛。』
鬼/白:......
『吾:难道......』
鬼/白:......
『吾:卧槽你们都没互相表白过究竟是怎么在一起的?!』
白:怎么说呢......往往在意思中就已经表达了。
鬼:没错。
『吾:你们真是个奇迹。』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鬼:这么喜欢。(揍)
白:卧槽!疼死了恶鬼,有毛病啊!
鬼:看我多喜欢你啊。
白:恶——鬼——别过来!
『吾:真是可怕的感情。』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白:感觉说出来会做噩梦。
鬼:我也是,那跳过吧。
『吾:别这样!』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鬼:有的是办法对付他。
白:没有过那样的感觉。
『吾: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鬼:啊,要听吗?
白:不。
『吾:等等......』
鬼:挖掉眼睛割掉舌头锁住手脚钉穿肩胛骨关进地下室,然后......
白:够了——
『吾:好可怕!(惊恐脸)』
白:你脑子里在想什么鬼啊,赶紧洗洗睡吧!
鬼:让你知道后果而已。
白:......
『吾:(余惊未平)那白泽SAMA呢?』
白:我到是感觉自己不会那么极端,不过确实也不会那么简单。
『吾:你们都很可怕!』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鬼:呵。
白:哼。
『吾:那个......』
鬼:没关系他不敢。
白:谁不敢来试试?
鬼:试试?
白:试试就试试。
『吾:不要啊......鬼灯SAMA的表情忽然特别可怕。』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鬼:他敢?
白:本来就不怎么约会吧。
『吾:如果如果。』
白:什么一个小时,三分钟就走人。
鬼:这句话我原封不动还你。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白:开玩笑他有表情?
鬼:别整天嬉皮笑脸的就好了吧。
『吾:你们根本没有认真答题吧。』
白:硬,要,说的话......也就是认真办事时的表情。
鬼:偶尔认真起来的表情感觉不错。
『吾:想想也是。』
鬼:虽然我更喜欢他快哭出来的表情,在床上。
白:滚吧!亏老子装文艺!
『吾:果然我想多了。』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鬼/白:吵架打起来的时候。
『吾:哎?!为什么?』
白:你想想,你在吵架或者打架的时候,就是特激动心跳特快。
『吾:意义不一样的啊。』
鬼:的确是呢。
『吾:......』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白:也就......什么都不做安静的坐在一起的时候吧。
『吾:画风瞬间不对了。』
鬼:打他他不还手的时候。
『吾:画风又回来了。』
鬼/白:......

39 曾经吵架么?
鬼/白:肯定的。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鬼:他去花街。
『吾:果然主要就是这个呢。』
白:他总是找茬。
『吾:鬼灯SAMA也......』

41 之后如何和好?
鬼/白:不知道怎么就和好了。
『吾:床头吵架床尾和。』
鬼:你话真多。
『吾:......』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鬼/白:如果这辈子没分的话。
『吾:(吐血)也就是现在转世的话就希望喽?』
白:我也觉得你话多。
『吾:......』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白:他帮我煎胃药的时候。
鬼:有时说话他脸红的时候。
『吾:是不是画风又不对了?』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鬼:就是,这样的——(挥狼牙棒)
白:恶鬼——给我死开!
『吾:好可怕的表达方式,白泽SAMA呢?』
白:给他做饭。
『吾:画风是不是变得有点太快了。』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白:他忙着批公文,怎么说话他都不怎么吱声的时候。
鬼:一看到姑娘,我怎么看他他都不看我一眼的时候。
『吾:未免都太辛苦了。』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鬼:桃花吧,不知道为什么。
白:曼珠沙华,虽然漂亮但是危险。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鬼/白:......
『吾:看样子有。』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鬼:总是不理解这家伙在想什么。
白:总是不明白这家伙想干什么。
『吾:还要加油啊。』
白:你干嘛非要理解我在想什么啊?
鬼:必须的。
白:哈?
鬼:既然你是我的,那就必须知道你的一举一动,即使是你的想法也必须在我的掌控范围内。
白:你......是白痴吗?!!
『吾:白泽SAMA脸红惹~』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鬼:半公开。
白:问起来的话会承认的,不需要满大街吆喝。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鬼/白:看能活多久吧。
『吾:至死方休?』
鬼/白:......

======(开始)掉节操=========

51 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鬼:攻。
白:受。

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鬼:我愿意。
『吾:这样啊。』
白:才不是,谁愿意啊!
鬼:哦?
白:谁会愿意让恶鬼压啊。
『吾:鬼灯SAMA的眼神要吃人。』

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白:呵呵。
鬼:满意。
白:只是你。
鬼:是吗?
『吾:我能感觉到鬼灯SAMA在攒怒气值。』

54 初次H的地点?
鬼:极乐满月的房间。
白:那就是我房间。

55 当时的感觉?
白:记不清了。
鬼:真的?
『吾:我不信。』
白:真的,我整个人已经恍惚了好吗。
鬼:其实我也是。
『吾:如此激♂烈真的好吗』

56 当时对方的样子?
白:都说记不清了。
『吾:给个大概。』
白:还是透着一股“研究核武器威力”的样子,不过眼神压低了。
鬼:脸很红,而且已经哭了。欲♂仙♂欲♂死。
『吾: ////// 』

57 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鬼:别动。
白:没喊出来,嗓子疼。
『吾:好吧。』

58 每星期H的次数?
白:你数过吗?
鬼:难道你没数?
『吾:你们......算了,大概大概。』
鬼:六七八?
白:确定?
『吾:咱跳过吧!』

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鬼:不问每天?
白:卧槽,禽兽!
鬼:不想被真正的禽兽说禽兽。
『吾:到底几次?』
鬼:二、三十?
白:卧槽!
『吾:祝您健康!』

60 那么,是怎样的H呢?
鬼:能怎样?
白:你怎么敢在这装无辜。
鬼:没有啊,的确很一般。
白:是啊!真一般啊!
『吾:猜到了什么。///////』

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白:眼睛。
『吾:哪只眼睛?』
白:......
鬼:想不大起来。
『吾:怎么可能。』
白:这家伙皮比我家墙角都厚。
『吾:不可能没有吧。』
白:男性通有的敏感就不用说了。
『吾:明白。』

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鬼:眼睛,腰上的。
『吾:为什么是腰上的?』
鬼:因为头上的经常被戳。
白:都说了这家伙基本刀枪不入。
『吾:最基本的敏感点就不用说了。』
白:是啊。

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白:披着人皮的禽兽。
鬼:披着人皮禽兽的老婆。
『吾:卧槽。』

64 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白:如果我在上面的话。
鬼:怎么,你想自己动?
白:不要故意曲解别人的意思啊!
鬼:如果你想的话我不介意。
白:我介意我介意!

65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鬼/白:床上。
『吾:范围可以广一点。』
鬼/白:卧室。
『吾:不能再广一点了吗?』
鬼/白:我的卧室。
『吾:我输了。』

66 您想尝试的H地点?
鬼:动物园......
白:即使我真下了地狱也不可能的,死心吧。
鬼:你说了不算。
白:......

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鬼/白:都有。
『吾:大家要爱干净哦~』

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
鬼/白:有。
『吾:是什么?』
鬼:这题只要回答“有”就够了。
『吾:别这样。』

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鬼:没有。(看)
白:......(躲)
『吾:鬼灯SAMA已经是一副“不管你回答什么都别想下床”的样子了呢。』

70 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鬼:日久生情?还是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白:你觉得他会不赞同吗?
『吾:口怕。』
鬼:你们在想什么啊,这也不一定,我不是在在一起之前坚持了那么久吗?
白:但是你是先和我睡了才......
鬼:因为你喝醉了。
白:怪我啊!

71 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麽做?
鬼:谁敢,单挑。
『吾:霸气!』
白:他的话我不担心。
『吾:是啊,估计没能撑到单挑。』

72 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白:才不会呢。
鬼:是吗,那个从开头到结脸红到家的是谁?
白:那是憋的!
『吾:白泽SAMA你脸又红惹~』

73 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白:是妹子吗?
鬼:先把白猪锁床上。
『吾:有鬼灯SAMA在,白泽SAMA没机会的~』

74 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鬼/白:......
『吾:咋了?』
鬼/白: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吾:装!你们就继续装!』

75 那麽对方呢 ?
鬼:应该说是很合适。
白:应该说是很可怕。
『吾:鬼灯SAMA到底做了什么?』

76 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鬼:看他求我。
『吾:S好可怕。』
鬼:我说了我不是S。
白:期望他闭嘴。
『吾:为什么?』
鬼:他害羞。
白:唔......
『吾:新世界的大门。』

77 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鬼:脸很红,一副欲♂仙♂欲♂死哭着的表情。
白:他没有表情!
『吾:真哒?』
白:很少会勾一下嘴角......可我不喜欢那个表情!(因为更害羞了)

78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鬼:不可以。
白:妹子!
『吾:白泽SAMA别作死了。』

79您对SM有兴趣吗?
鬼:完全没有。
白:天杀的老子一百个不信!
鬼:你想玩?
白:鬼才玩!

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白:感谢天地。
鬼:我觉得不大可能。
白:为什么?
鬼:因为你是淫兽。
白:没求过你吧!
鬼:身体老实。
『吾:哇哦~~』

81 您对强奸怎麽看?
白:没有比这更痛苦的了,是非常糟糕的行为。
鬼:要下地狱的。

82 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白:他老掐我眼睛。
鬼:因为一掐整个人都软了,好玩。
白:老子感觉都快挂了你还玩啊!
『吾:鬼灯SAMA呢?』
鬼:他老咬我。
白:因为疼啊混账!

83 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鬼:阎魔厅大殿。
白:妲己的店。
『吾:卧槽,你们......』

84 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鬼:有,一喝酒就很容易。
白:不记得了。
『吾:酒后乱性啊。』

85 那时攻方的表情?
白:看不清。
鬼:没注意。

86 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白:有!
『吾:反应不用这么强烈。』

87 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鬼:蠢。
白:哈?!
鬼:死命乱踢的样子真心蠢。
白:你、怎、么、不、去、死!
鬼:已经死了。

88 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鬼/白:......(互看一眼)
『吾:又怎么了?』
鬼/白:挺好的。(还在互看)
『吾:我是不是错过了你们精神上的交流啊?!』

89 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鬼:可以。
白:勉强。
『吾:诚实。』

90 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白:他、怎、么、可、能、不、用!
鬼:也就......
白:闭嘴——

91 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鬼:......(看白泽)
白:......(看风景)
『吾:不明白啊!』

92 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鬼:......是......
『吾:好强的怨念!』
白:男性的话......确实......
『吾:白泽SAMA你今晚一定解救不了你的早晨。』

93 您最喜欢被吻到哪裏呢?
白:眼睛吧。
『吾:哪只眼睛?』
白:额头的。
『吾:忽然纯了一定是我的错觉。』
鬼:都好。
『吾:错觉错觉错觉。』

94 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裏呢?
鬼:“哔——”
『吾:卧槽居然和谐了!』
白:恶鬼你说了什么啊?!!!
鬼:没什么,其实是喜欢那时你的表情。
白:......(已经震惊的不想说话)
『吾:白泽SAMA,回神。』
白:......忽然特别不想碰他......

95 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白:我怎么知道?
鬼:你只要好好张开嘴迈开腿就好了。
『吾:等等这个自动和谐好微妙。』
白:哈......哈哈......(干笑)
鬼:其实我有很多方法的,要听吗?
白:闭嘴吧!

96 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
白:这个混账禽兽的独角恶鬼。
鬼:你居然还能想?看来我不够努力啊。
白:......
『吾:自重。』

97 一晚H的次数是?
白:两三次占多数。
鬼:要不要“加餐”?
白:......(拼命摇头)

98 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白:可能的话,尽量自己脱,不然他可能会撕破衣服。
鬼:谁让你衣服这么麻烦。
白:前提是我能稳住他的话。

99 对您而言H是?
鬼:对与白猪不可缺少的调教。
白:......某种负担......
『吾:为什么会是负担啊?』
白:每次基本都走一趟鬼门关。
『吾:默哀。』

100 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鬼/白:去死。
『吾:请真诚的看着对方的眼睛。』
鬼:哪只眼睛?
『吾:......总之掏心掏肺一回!』
白:不掏。
『吾:配合一下啊......』
鬼:确实......你觉得这样很难说吧?
白:什么鬼?
鬼:没关系,和我私下说也可以。
白:等等等等等等!别过来——
鬼:走,后台说。(扛起)
白:救命啊——有鬼要杀兽——
『吾:啊,亮了?』

#我明天要去心理咨询,没错,这不是幻觉。
............
尼玛心理咨询师的阿姨都认识我了好伐?!明天见她我该说什么?
你好,我就是有病。
这样的话不管谁看我都有病好吗?!

评论(6)
热度(57)
© 吾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