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辈

太阳升起来了,把黑暗留在后面,但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鬼白]作祟㈠


#

        夜晚仍然繁华,为了不扰乱这种繁华,人们都是快乐的,华丽,且孤独。
        鬼灯默默走在清冷的街巷,细微的呜鸣让他停下脚步,鬼灯弯下腰小心捡起墙角脏兮兮的难看小猫,改变放向走向宠物医院。
        “不行,这猫可能已经救不了了,而且......这是野猫吧,您要付它的医疗费吗?”
        “医疗费请不要担心,现在请帮帮我。”
        “......好吧,请您稍等一下。”
        在华丽的城市,最不需要的就是温度。
        鬼灯听着电话那头的客套话想到,那人欠了他不少钱了,已经一拖再拖,不能再拖了。
        鬼灯不是差这些钱,只是这关乎威信,如果他都认为这无所谓了,那么那人不就觉得更无所谓了吗。
        “鬼灯先生啊,最近手头实在紧,实在还不开,不过我这最近刚搞到一件古董,您看,要不我用它先抵债吧。”
        “......”
        “哎您别小看这古董,都千年历史了,而且您决对喜欢。”
        “......什么?”
        “嘿嘿,是一口中国出土的棺材。”
        认识鬼灯久了的人都知道他那奇怪诡异的收藏癖,以及他冷彻鬼畜抖S的性格。
        鬼灯看着眼前贴满黄纸的大棺材,黄色的纸上写的东西乱七八糟,也许是中文,主要贴在棺材封口的地方,明显棺材还没打开过,明显棺材里可能还有一个人,当然不可能还活着。
        也就是说里面的是尸体吗,真是讽刺,谁能想到自己千年后会被挖出来,而且还非法“出国旅游”了?
        看着棺材封口贴的乱七八糟的纸,鬼灯觉得这些要掉不掉的纸简直玩死强迫症,于是行动派的直接去撕。只撕下了一些散乱的黄纸时他看见棺材盖抖动了一下,然后他机智的冷静的闪开一个空间让棺材盖掉下来。
        咣当一声巨响后,鬼灯往棺材里面看了看,即使已经想象过多么腐败的尸体,不过鬼灯还是吃了一惊。
        ——里面的尸体也严严实实的贴着黄纸,额头的那张纸直接把那人的整张脸盖了起来。
        . . . . . .
        鬼灯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伸手就去撕尸体额头上的纸,那纸上画着红色的眼睛。
        如果世界允许时间倒流,有些人会选择适合自己的爱情,有些人会选择再一次高考,而鬼灯责会决定当初就不应该借那人钱——这样就不会发生之后的一切。
        掀开黄纸的瞬间,鬼灯就惊呆了。
        里面的人面容完好,皮肤还很光滑,耳垂上有着一个漂亮的铜线耳坠。只是有着一股死气以及过分的苍白,眼睫毛都还完好无缺。这样的防腐简直让古埃及的木乃伊自愧不如。
        但是肢体已经运作,那张黄纸已经被他扯了下来。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张漂亮的脸,只是苍白如纸罢了,那人的眼角有着朱砂画着的红纹,闭紧的眼睛让人感觉他似乎下一秒就会醒过来。
        “这是......”
        鬼灯小心凑近观察这具“尸体”,发现他的脸似乎在缓缓显出血色,眼角的红纹也越来越红颜,红的如同他耳坠上的红线。
        “怎......”
        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人身上的黄纸几乎瞬间脱落,散了一地。“尸体”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甩开宽大的衣服向鬼灯扑过去。
        贴回去!
        鬼灯本能的拿起那张黄纸向那人头上贴过去,结果纸直接破碎了,直接化作一团火焰袭向那人的额头。
        呼——
        那人一下子摔在地上,鬼灯立刻自觉的补了好几拳,打的他嗷嗷叫唤。确认他短时间站不起来的时候鬼灯粗暴的揪起他额前的刘海,质问道:“你是谁?”
        那人愣了好一会,似乎是在组织语言能力,结果出乎意料的来了句“你又谁啊?!”还是吼的,没错。
        鬼灯举拳欲揍,那人立刻阻止,“停停停!哪有用武力打招呼的!”
        “呵,你呢?”
        “我、我只是无意中的反应。”谁会告诉你啊!
        “是吗?”鬼灯站起来,松开身下的人,那人一见“自由”了,立刻反起身去咬鬼灯脖子,再次被压了下来。
        “这次也是无意中的反应?”
        鬼灯看着眼下的人想骂又骂不出来而憋红的脸感觉非常燃。
        “好吧,那换一个问题。”鬼灯狠狠踩了踩脚下可以勉强称之为“人”的生物,“你是什么东西?”
        “喂你都用东西称呼别‘人’吗?!”
        “......”鬼灯看了看一地黄纸上的鬼画符,思索了一下恍然大悟道“你是僵尸吗?”
        “哈?知道还问我......啊疼疼疼疼!干嘛一上来就扭人胳膊?!”
        “第一你不是人,”鬼灯毫不在意的说道“第二我很好奇僵尸的构造,会不会死呢?”
        “你到底是怎样在第一时间想到这个的啊?!啊......疼!别用力了啊!”
        “......竟然会疼好神奇。”
        “都说了疼别再使劲了啊!”
        ............
        十五分钟后,鬼灯的“酷刑”终于结束了,刚一放开脚下的家伙他就立刻跳出去老远,一脸防备的看着自己。
        “你叫白泽。”鬼灯品味着自己刚刚“拷问”出来的结果。
        “对啊对啊,烦不烦啊你......话说,解封的人是你?”
        解封?
鬼灯看了看满地的纸:“其实我只撕下来了几张纸而已。”
        “哎,就这样?”
        “能怎样。”
        不会吧,怎么可能......这货难道有什么特殊身份?或者能力。
        这次轮到白泽囧了,一般人是没办法随便把这些东西撕下来的,不是有缘绝不可能。也就是说自己将要跟着这个恶鬼一样的家伙吗?不!要!绝对不要!
        但是考虑到两人的武力值方面白泽决定见机行事。
        但是另一方面鬼灯也不是吃素的。
        鬼灯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把他骗上解剖台。
        “那个......”白泽忽然弱弱的问了一句“有午饭吗?”
        “......”

        白泽翻啦着鬼灯定的外卖,不禁嫌弃道:“现在的人都吃这么没营养的东西吗?”
        “吃饭的时候别说没营养的话。”鬼灯又扒了口米饭,“话说你死了那么就了还需要吃东西。”
        “那当然,现在我不是活了吗?”白泽又吃了一口咖喱,终于忍不住皱起眉毛,“这种东西这辈子都不想吃了,你家有什么可以做饭的吗今晚做饭。”
        “没有,你可以选择不吃,还有,从我的沙发上下来。”
        鬼灯看着白泽穿着一件已经百年甚至千年的衣服整个人缩起腿坐在沙发上 ,整个人都不好了。毫不犹豫的一脚把白泽从上面踹下来,嫌弃的拉起他的领子把他丢向浴室。
        “这个左右拧调温度,这个会有水,用完就关上,明白吗?”
        “......哈?你有病?”
        “啧,你是猪吗?洗澡啊,你估计都几千年没洗过了吧,还有这衣服,赶紧给我洗干净了!”
        “哦哦!”
        关上门,还要收拾满地的碎纸。鬼灯感觉头更疼了。
        一个多小时后,白泽终于出来了。
        “那个,有衣服吗?我的那套让你拿走洗了。”
        “......”明显这个问题想都没想。
        过了一会鬼灯翻出了自己还没穿过的一套浴衣,由于觉得颜色不合适就没穿过。
        “这......是衣服?”白泽看着鬼灯递过来的浴衣。
        “浴衣,没有别的给你。”
半个小时后白泽才从浴室里出来,鬼灯都快以为他是不是突然死在浴室里了。
        “猪你刚才怎么了这么久。”
        “才不是猪,我只是......不知道这个节怎么系。”白泽说着还看了一眼腰上系的歪歪扭扭的扣子。鬼灯叹口气,这样子他的强迫症可受不了,于是伸手给他解开重新系。可是......
        卧槽......
        这家伙没有内裤。
        鬼灯当机立断会卧室拿了个没拆封的内裤扔他脸上。
        为什么会这样......

#

        “喂,我睡哪?”白泽拿着鬼灯给他的枕头被子,站在鬼灯的卧室门口。
        “沙发。”干脆。
        “哎——可是你的床很大。”白泽使劲往里面看。
        “不是你的床。”
        咔哒,关门落锁。
        “恶鬼。”
        咔,开门。
        “不准弄坏我的东西,不然你就等着吧。”
        咔哒,关门。
        最后输给困意,白泽还是到了沙发上。还好沙发也算得上舒服,被子也不算薄。
        臭小鬼,要不是你现在对我还有用,老子早就要你命了。
        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白泽蹭了个舒服的姿势,本来以为要数数羊才能睡,结果没多久就失去了意识。
        一大早,鬼灯隐隐听到门外的声音,实在不想起来,但是一考虑到白泽在外面......
        “呼——”压倒性的低气压笼罩在厨房,白泽呆愣的看着鬼灯漆黑的脸(色),僵硬的笑了一下。
        “早、早上好,早饭已经好了。”
鬼灯无意但是凶狠的眼神几乎把盘子里的炒蛋盯穿了,白泽赶紧放下盘子拯救鸡蛋。
        “你还说家里什么也没有,这不是有鸡蛋吗,虽然没剩几个不过还可以凑合,话说你都不用吃饭吗?家里居然这么干净连菜都没有”
        “......你的衣服。”白衬衫黑裤子。
        “啊,这是你的啦,总穿那身感觉好别扭,我就去你衣柜拿的。”
        “......”
        “哎你怎么了脸色不好?”
        “在遇到你之前......”
        “什么?”
        “我其实已经连续工作了45个小时。”
        “你困啊,要不要先趁热把早饭吃了再睡?”
        “......先揍你。”
        “哎?”
        于是鬼灯揍了白泽一顿吃了早饭后才去补一觉的。
        “哎你要去哪?”下午见鬼灯要出门白泽立刻紧张的跟上了。
        “上班。”
        “我也要去!”
        “不准。”
        “我必须要去!”
        “为什么?给我理由。”
        “那是因为我现在必须在你的范围之内。”
        “哈?你在说什么,好恶心。”
        “因为把我解封的人是你,所以我现在必须靠你的生命支持活力。”
        “什么意思?”
        “我现在是靠你生命散发的气息存活的,所以我不可以离开你20米范围内。”
        “......不然呢?”
        “我会死。”
        “去死吧你。”
        “你家里有一具尸体真的没问题吗?”
        “......”
        好烦啊!

        “鬼灯先生,这位是......”
        “不要理他。”
        “这位可爱的小姐今晚有时间吗?”
        “......”
        ............
        情报员茄子汇报:鬼灯先生今天的脸色很糟,我们今晚又要加班了。
        ............
        “哇这是什么 话说你工作的地方好高,掉下去怎么办?会摔死的吧,绝对会摔死啊!有没有人摔下去过啊?这间房间好大,打扫起来很麻烦吧。哎你倒是说句话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
        五分钟后,白泽被鬼灯绑好了扔在沙发上。
        “唔唔唔!!!”
        “给我安静,猪,不然我就割了你的喉咙。”
        “......”恶鬼!!!
        咚咚。
        “鬼灯先生,别西卜先生来了。”
        “请进。”
        一进门别西就看到了这震惊的一幕。
        我去这个面瘫是知道我是来给下马威的吗?难道他想告诉我这就是下场?不对不对他绝对不会知道的,难道又是那个惹毛了他的倒霉鬼?要不要救他?算了,这个样子恐怕自身难保啊。没错,这种情况下首先要保持冷静!
        “那个......”
        “您是来谈合同的事吧,请坐。”
        “麻烦了。”
        别西卜眼角忍不住的往鬼灯身后的白泽瞄,白泽求救的眼神让他好几次听漏了鬼灯的话。
        “哦呀,别西卜桑,你今天精神不好吗?”
        “是、是啊,莉莉丝昨晚又去通宵疯玩了。”
        “别西卜先生真是辛苦啊,要不今天就先到如此吧,我还有些急事需要处理。”然后眼神装模作样的看向白泽。
        “......我明白了,那就不打扰。”我要不要去报警。
        “唔——”白泽惨叫。
        别西卜离开后,鬼灯开始做实验。
        鬼灯一步步立刻白泽所说的20米范围,果不其然看到白泽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差不多就在20米处停下,回头看白泽。
        没有什么。
        再多走几米,便看见白泽挣扎的厉害,但是几分钟后并没有发生什么太大变化,只是白泽的挣扎变弱了不少。有些失望,鬼灯回去给白泽解开束缚,结果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没有看到变化——白泽背在身后的双手。
        触碰到白泽纤细的胳膊时,鬼灯就感觉到了不可思议的僵冷。可以看见的部分,也就是手腕以下,手掌及指尖完全僵硬,鬼灯去摸白泽纤细的手指,果然如同死物一般,掐了一下,白泽也没有任何反应。
        果然没有知觉了。
撕开封住白泽嘴的胶布,本以为他会破口大骂,结果对方却只是盯着地板,一个字也没有,直到鬼灯解开白泽全部的绳子,也没说什么。
        真生气了啊。
        鬼灯也没理他,心想过一会就好了,可是他低估了事情的严重性。
        白泽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低着眼,已经两个小时了。鬼灯忽然觉得这家伙安静下来反而不自在。
        “白猪。”
        “......”
        “白猪,别把脚放在沙发上,放到地上。”
        “......”
        “啧,你聋了?”
        “......”
        “白猪!”
        几声呼唤都没回应,鬼灯觉得即使生气也有些过分了,几乎是挥起拳头就是要揍下去。白泽立刻绷紧肩膀,把脑袋往膝盖里一埋。一副等着被打的样子。
        鬼灯一看他这样也没了火气,原本要重重落下的拳头收了回去。
        就这么一下午,白泽都无言的缩在沙发脚上。
        “白泽?”
        听着浅浅的呼吸声,鬼灯回头看了一眼,果然睡着了。忽然看到白泽仍然只穿了单薄的衬衫,叹口气,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到缩成一团倒着的白泽身上。
        也许自己真的过分了一点。
        “唔......”
        无意的低喃把鬼灯的意识拽了回来,白泽蹭了蹭沙发靠垫,又继续睡了过去。
        已经“死去”的人也会做梦吗?
        鬼灯挑开白泽眼角的头发,露出红艳的花纹。
        似乎有点眼熟,这个耳坠。
鬼灯细细端详着白泽耳坠上的铜钱,似乎在哪见过,是一张照片,黑白照片,就藏在哪本书里。
        啊,想不起来,那本书不是......已经这么久,都忘了。

        另一边,别西卜那边。
        “在鬼灯那边见到了个奇怪的人,但是意外的眼熟。”
        “哎~怎么不带我去呢?”莉莉丝涂着指甲,大红色的颜色不意外的扎眼。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啊!话说那个家伙......啊,难道他找到了?”说道一半别西卜脑海中闪过白泽的耳坠。
        “嗯?”
        “那个人,不会吧,是白家的人吗......被找到了啊。”
        一听到白家,莉莉丝涂指甲的动作顿了一下:“白家?那可倒霉了。”红色的眼睛垂下看着花瓶里掉落的百合花,白色的花瓣已经发黄卷曲,“但愿不会出什么事吧。”不过那是不可能吧。
        所有人心知肚明。

        白泽果然是真生气了,直到晚上回家后都没跟鬼灯说一句话,鬼灯觉得白泽这个样子其实更讨厌,不过他也没到打算退步的程度。
        直到白泽开始玩电视遥控器。
        “猪,别乱动。”
        “......”
        “啧。”鬼灯终于算是不耐烦了,拽起白泽的领子,一下子凑到他的脸前瞪着他,白泽毫不犹豫的瞪回去。
        “玩够没?”
        “没。”
        “......”
        鬼灯思索是揍一顿还是揍一顿。于是鬼灯仁慈的用头狠狠撞了上去。
        卧槽这小鬼练过铁头功吗?!!
        白泽一下就差不多撞晕了,差点就数着星星晕过去,被毫不客气的来了一下,白泽也不客气,站稳了后就准备打回去。鬼灯倒也是不躲,就硬生生的挨了一拳,然后又一腿踹了回去。两人就这么厮打了半天,终于白泽算是累了,往沙发一头一坐表示不起来了,鬼灯也有些累了,于是往沙发另一头坐下,没说话。
        过了老久,鬼灯问:“爽了?”
        “嗯。”
        这会回答的倒是痛快,痛快的鬼灯又差点忍不住打一拳上去。
        “晚饭,还吃吗?”白泽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倒是把鬼灯堵了半天。
        鬼灯看来一眼表,有些好笑的语气说道:“夜宵。”
        “嗯,也成。”
        “吃什么?”
        “随便吧。”
        “‘随便’是什么?”
        “......就是吃饭去。”
        “现在?外卖都关门了。”
        “那怎么办?”
        “你做。”
        “......啊?”
        过了一分钟白泽才确定自己的听觉感受器没有出问题。
        “你家......有什么可以做饭的吗?”
        “......算了。”鬼灯叹口气,自己家里貌似确实没有什么可以吃的,“还有罐头。”
        “那是啥?”
        ............
        “这......能吃?”白泽嫌弃的看着眼前所谓装有食物的罐头,拿着筷子戳了半天,加热过的罐头都快凉了。
        “吃。”鬼灯毫不留情的夹一筷子塞他嘴里,避免他在吃饭的时候说更没营养的话题。
        “几千年的老骨头还挑。”
        听了这话白泽愣了几秒,“哪有那么久,也就几百年。”
        “哈?”
        “......哦,你被骗了啊。”
        “吃饭。”
        ............
        公司的各路人甲都发现,BOSS的BOSS鬼灯大BOSS最近多了一个跟班,不仅仅工作的时候跟着,吃饭打水上厕所都绝对的跟上去。
        而鬼灯也表示:“有没有办法让你离我远一点?”
        而白泽也如此:“如果可以我早就离你远远的。”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别用问题回答问题,猪,我决对不可能白养一只毫无用处只会添麻烦丢脸到家白吃白喝还甩不掉的死猪。”
        “卧槽一口气说这么多你不累?”
        “对于你说再多也是为世界作贡献,不累。”
        “说到底还是没办法。”
        “请快想办法,不然我把你埋回棺材里去。”
        “强人所难啊!”
        “你是人?”
        “......有办法我会跟着你?”
        “回棺材里去吧。”
        “......”
        然后回家后白泽开始想办法,所谓的“想办法”也就是翻棺材。白泽扒拉着自己的棺材,不时的掏出一些奇怪的东西,一些书,和饰品。
        “这是你给陪葬的东西吗?”鬼灯一脸嫌弃的看着地上的东西,考虑着什么时候把这口棺材扔出去。
        “说好听点会死吗?这些对你来说都是古董,古董。”白泽拍打着书上的尘土,却呛的自己咳嗽,成功得来鬼灯嘲讽表情一枚。
        鬼灯看着白泽不断把翻出来的东西扔在地上,微妙的强迫症几乎可以逼疯一头牛。
        “喂,你在找什么?等下你要收拾房间。”
        “行行行我收拾成了吧。”
        白泽拍了拍一本风尘补补的书,扬起的灰尘分散在空气中,随手一翻,有一种属于古书的特殊味道弥散开来。
        鬼灯终于努力把视线移到白泽手上的书上,地上的狼藉实在烦人。
        白泽没理他,翻着书,翻着翻着忽然掉出来了一张纸,白泽低下头去捡,鬼灯趁机看到了书上的字——全是奇怪的文字,想要辨别估计有些困难。
        “我记得有的......在哪来着?”白泽翻着书,鬼灯弯腰捡起一本来,头疼这个家伙的整理能力,幸亏这几百年他只是沉睡,不然这棺材他估计都能捣鼓烂了。
        “喂,白猪,你......是怎么成为僵尸的?”
        “啊?我也不清楚。”白泽把掏出来的书全堆到一起,“只知道我的名字,记忆似乎也有一些,该记住的全没忘,不过我的过去几乎一律忘记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
        白泽搬起一大堆书,直接放到鬼灯家的茶几上。
        “你这是......”鬼灯看着自己家的茶几瞬间就染上了灰,心情已经下降了五十个百分点,再下降三个百分点,他就快要揍人了。“我记得这些书里有记很多东西,说不定有办法解除那该死的范围限制。”白泽拿起一本书,开始看。
        “哦,那你什么时候可以找到?一晚上。”最后那句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
        “四五天吧。”
        ...............
        鬼灯的脸已经和外面的星空一样黑了,可惜今晚没有星星。“今晚别给我睡了,查出来。”
        白泽愣了两秒,翻他一白眼:“你想累死我啊,有种和我一块看。”说着把书往鬼灯面前一摁,鬼灯看着那鬼画符一样的字,觉得自己头更疼了,毫不犹豫的摁着白泽想要打一顿,白泽感觉喊停,“查就查你动什么手啊!”
        半夜,白泽半死不活的趴在沙发上,真心累死了。幽怨的瞪着桃花眼看向鬼灯紧闭的房门,把别人晾着自己睡觉去算什么事啊!
        算了,就休息一下吧,一会就好。白泽闭上眼睛,强大的困意侵扰着他的神经,一波一波。本意的休息一会很快就变成了一觉天亮。

#

        白泽做梦了。
        其实他根本就没想过自己居然会做梦,梦很绵长,很安静,就如同泡在温泉里一样,四周都是清风,无人打扰。
        然而世界并不是如此美好。
        “猪!起来——”
        呼啦一声代替了梦里的清风,白泽感觉浑身一凉,重力一悬,神经一抖。没来得及完全睁开眼睛就面朝下摔在了地上。
卧槽。
        “居然睡得这么死,你果然是猪吗。”又是替代疑问句的陈述句,一如既往令人火大的冷静语气,以及丝毫不手下留情的手法。
        “恶、鬼——你混账谋杀啊!”白泽还没完全爬起来就吼过去,结果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脸就被一枕头砸了下去。等他反应过来,鬼灯已经进了洗手间。
        五分钟前,鬼灯起床看见蜷缩在沙发上睡眠的白泽,早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没本事一晚上解决,但是起床气导致他还是决定把他拧起来。
        凑近一看,发现白泽睡的很沉,似乎在做什么美梦,嘴角略微有些翘,呼吸很均匀,由于有些冷所以蜷缩着,露出了腰间一片瓷白的皮肤。鬼灯本来想拧他的脸把他叫起来,碰到他脸蛋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犹豫了。
        白泽脸蛋软软的,虽然看不出来他身上有几两肉的感觉,鬼灯轻揉白泽脸蛋上的软肉,感觉床气似乎消减了一些,。而白泽则是有点不满别人这么蹂躏自己的脸蛋,梦里无意识的缩了一下,顺便把鬼灯的手捉在了手里。
        但在鬼灯的视角看来就像一只抱着自己手的猫咪。
        鬼灯想伸手指去戳白泽脸,结果白泽头轻轻一动,戳中了白泽的嘴唇。
        卧槽。
        鬼灯一下子没敢动,白泽的唇软软的,很有质感的感觉。不知道白泽是在做什么梦,嘴唇动了动,似乎是感觉到鬼灯有些僵硬的手指,竟然一下子咬住了。
        被僵尸咬了会变成僵尸的吧。
        就在鬼灯决定起来时,白泽的舌尖舔了一下鬼灯的指尖。
        呼吸一震,心脏一停,神经一颤。
        “猪!起来——”
        看着被自己抛起来的白泽面朝地摔下,没完全爬起来就冲自己吼:“恶、鬼——你混账谋杀啊!”在白泽抬起头的一瞬间鬼灯抄起一旁的枕头超白泽的脑袋砸下去,顺利砸倒白泽后鬼灯头也不回的进了洗手间,然后用水狠狠的洗着白泽刚刚舔过的手指。
        啧,不过就是一只死猪!
        十五分钟后,白泽摸着摔疼的地方看着鬼灯换衣服准备出门,于是感觉准备跟上。
        “哎——去哪?”
        “工作,顺便把你那一堆书带上。”
        “早饭呢?”
        “快点。”
        两人一人一堆书的上了车,走进公司的时候更是回头率加百,好在有鬼灯开路,绝对不会有人敢窃窃私语些琐碎事。
        “好了,我要工作了,你继续查。”鬼灯把书放到沙发上,顿时就占据了一半的沙发,白泽坐在沙发另一边,呆呆的看了看丝毫不减的书堆,忽然思考到什么。
        “可是早饭呢?”
        “你还要吃早饭吗?赶紧干活。”
        “可是不吃早饭容易降低血糖,而且对胃不好,还容易引发胆石,甚至影响寿命......”
       “......”
        五分钟后,鬼灯拿着两个饭团糊了白泽脸上。
        总有一天要灭了这猪。
        愉快(不)的早饭后鬼灯干活白泽翻书,虽然这一切看起来莫名的很和谐,就像老夫老妻共处一屋的情景,至少进来送报告的茄子这么说的。
        本来以为一上午就会这么过去,结果白泽很明显不打算让他的生活平稳点,直接一点来说——白泽就喜欢给鬼灯找麻烦。
        只要一有妹子经过,白泽必须勾搭一把。 第一个鬼灯没在意,第二个也没管,第三个鬼灯瞅了他一眼,第四个瞪了瞪他,第五个鬼灯起身抄家伙......
        三番五次之后,鬼灯怀疑这厮是不是脑子长膝盖上了,完全是个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家伙。鬼灯又一次用厚厚的文件夹把白泽打趴在地上,觉得自己应该采取行动了,要不然白泽这堆书猴年马月也看不完。
        “白泽。”
        忽的听恶鬼叫自己本名,白泽就感觉脊梁骨一阵发寒。如果有还什么好事的话,白泽发誓,哈雷彗星一定会撞地球的。
        “你累吗?”
        卧槽,哈雷彗星真要撞地球啊!
        “说话啊。”
        “啊?呃......不不不不不不累。”看着瞬间变色的鬼灯,白泽吓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连忙挣扎着要爬起来,结果鬼灯长腿一迈,咔嚓一声踩在了白泽耳边,没错,咔嚓一声,白泽保证,这是地板的声音。
        “真可惜。”鬼灯完好的踩在白泽耳坠上,好让自己完整的俯视他。“不过进度太慢了啊。”白泽想了一会才知道他说的是书。“让我来帮你‘调整’一下吧,心态。”
        在白泽的角度,鬼灯的脸正好是一片阴影,看不清表情,不过已经没有什么比这更糟了。
        “偶尔,人也需要一点危机感。”
        如果时间退回到三十分钟前,白泽会说:我不是人。
        鬼灯第一次如此评价别人:没见过这么耐打的。
        白泽揉着还疼着的胳膊腿翻书,时不时抬起眼睛剐鬼灯一眼刀。幸好鬼灯下手没直接揍在脸上,美名其曰:不想让一个被打残了的人跟着。
        那我真是得谢谢您了啊!
        不过现在给他豹子胆他也不会开口,好汉不吃眼前亏嘛。

        “喂,我们去哪?”回家途中白泽忽然发现路不太对,考虑到自己的人身安全白泽谨慎的问道。
        “放心,不会把你拖到荒山野岭里埋了。”
        “你这么说了更吓人好吗?!”
        “到了,你是要留在这还是留在这?”
        “......我还是......”
        “哦,留下是吧。”然后鬼灯关车门,锁车,走人。
        “卧槽恶鬼!!!”
        没一会鬼灯就在白泽决定砸他车玻璃前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包,里面传来细细的叫声。
        “这是......猫?”白泽看着鬼灯直接无视他把包往他身上一放,好像他没坐在这一样。
        “嗯。”
       回家后,等鬼灯把小猫拿出来,白泽这才看清全貌:这是一只白猫。准确来说,是一只难看的白猫。
        小猫浑身是白色的,却不是很干净,耳朵边的毛秃了一块,可以看到里面有伤,眼睛因为发炎所以红红的,但确实,不是一只可爱的猫。
        “这是......你养的?”
        “不,捡来的。”
        “哦......”
        回到家,安置好小猫后,白泽忽然要给猫起名,鬼灯看他的眼神简直跟看沙袋差不多。
        “你这不是准备养吗?”
        “你起的名字跟你的品味一样差。”
        “叫什么好呢?”
        “啧,听我说话,猪。”
        鬼灯看着白泽认真的在纸上奋笔疾书,觉得有什么很糟糕的事要发生了,小猫还迷茫的趴在盒子里。
        “你这么认真让人感觉很糟糕。”
        “有吗?”
        “干嘛这么认真啊?”
        “因为感觉它很可爱啊~”
        “......”
        可爱,的确是一个会出现在猫咪身上的词,但是眼下的小猫实在无法用可爱形容,也许还需要一两个月,它才可以贴上这个词的边。鬼灯看着扒自己裤脚的小猫,这么想着。
        “你说真的?”
        “不然呢?”
        “不......没什么。”
        鬼灯把小猫抱起来,摸了摸它的脑袋。

        “好,它就叫——猫好好!”
        “............”
        “看这是我画的猫好好~”
        “带着它见鬼去吧!!!”
        碰——

#
呦,大家好,有些人可能是很久没见我了,抱歉,我只是出来证明我还活着。
我会在死之前填坑的(真的?),这篇其实已经写了好久了,可还是没写完,总之,我努力。

评论(3)
热度(41)
© 吾辈 | Powered by LOFTER